正在远行的路上

时间:2016-10-07 11:28:48 | 作者:王琨

当蒲公英的花种脱离原来的花柄随风远行,那说明它踏上了新的征程。——题记

人生如漫漫长路,前方的大门已为我打开,我将步入高中。

“再把秋衣捎上吧,开学后就冷了。”妈妈正在为我临行前操劳,父亲也在工地上忙。而我似乎什么也插不上手,心里满是幻想,高中究竟是怎样。常听大人说:就这三年,过去就轻快了。真是听烦了。

离出发的时间越来越近了,父亲回来打算把我送到车站。这时,我以前总是厌烦的唠叨的妈妈已为我整理好行装。这三个大包可真重,里面放满了我的东西。家里有个电动三轮,父亲把行李箱毫不费劲地搬上了车,这也许是父亲常年在工地积攒下来的劲吧,似乎是我见过父亲第一次这样的干脆利落。电动三轮也旧了,父亲带着我和行李,车子不免发出“吱吱”的声音。我向后坐着,望着妈妈在门口一直盯着我,守着我,直到转过弯去,我和母亲都被对方深深印在心里到站了,这次我先作文http://Www.zUoWEn8.coM/提起箱子想到递下车去,可没想到,箱子如此重,以至于我被箱子连带着向下倾去。这时,父亲迅速地接过箱子,又一手扶住我,这是多么大的力量,是我望而企及的吗?接着我笑了笑,不免有些羞涩,我拎起另外两个包猛地向下跳去,这次我站稳了。等到车来,我提上箱子投上硬币坐在车内,父亲在车外,公交车的车门跟往常一样从两侧合到一起,透过这层玻璃,我站在摇晃的车内看到父亲坐在未发动的那旧旧的三轮上,一直望着我,好像在等待我消失在父亲视野后,就又开着那旧三轮驶向工地,然后整日忙碌于此……

我在车上,转弯时又路过了那条通向我家的路,我尽力望去,能看到家边最高的铁塔尖,不过是渐行渐远、渐行渐远……

我正在路上,是远行,但内心中那守望在家门口的母亲,和驶着那珍贵三轮的父亲依然牵动着我。

蒲公英种子另寻它处栖息,待到秋天,万物凋敝,种子与原来的花柄共处一片净土。

  • 上一篇12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