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这方土地

时间:2017-05-08 10:34:19 | 作者:雨诗

没有根的苗儿,还能否长大?

——题记

我生于漫天飞雪的冬天,却并不是美丽的载体。残疾的躯体遮蔽了父母的双眼,于是我被遣弃在玲珑山巅。我的生命仿佛是转瞬即逝的雪花,在慢慢地消融……

是她把我带回了家,让我得以“生根发芽”。听村里的老人说,那时我是个古怪又可怜的娃娃,终日无声无息,从不咿呀学语。只有被她抱着时,会轻轻地笑呵。她便把我当成了她珍爱的花,不愿将我抛下。那年,我三个月,她三十岁。

在她的怀里我慢慢长大。开始踉踉跄跄尝试走路。她拍着手逗着我,引诱我一步一步向前走;她牵着我从村西的古柳树走到村东的牵牛花;她点着煤油灯在床板上给我做了一双又一双的新鞋……,当我跌跌撞撞扑进她的怀里,她的眼角悄悄挂了泪花。那年我两岁,她三十二岁。

我一直没有说话,直到有一天她教我喊“妈作文http://Www.zUoWEn8.coM/妈”。那是我说的第一句话,也会是生命尽头的牵挂。第一天上学,我没有为自己残疾的腿自卑,只是害怕她不要我了。上课时,我拼命地学习,因为这是她的期望;下课了,我呆呆望着窗外,想着她是否已经出发要来接我回家。那天的雨下得特别大,教室里的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最后只剩我没有回家。夕阳西下,她一身泥巴地出现在门口,我泪如雨下。她只说了一句话:“妈接你回家。”那年我七岁,她三十七岁。

我在拼命地发芽,她却白了头发。我要去省重点中学上学时,她还在地里为我下个月的生活费辛苦劳作。我用残疾的身躯背负着大包小包,独自出发。但我并不害怕,只为我有她,因为我要长大,我要开花!

落叶归根是对根的报答,落花埋土是对土的深受啊!

没有根的苗儿在土地的怀里努力长大,为什么她总想着开花,因为她对土地有深沉的爱啊!

  • 上一篇12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