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间的叹息

时间:2017-05-10 10:17:26 | 作者:刘洋

她又来了。只见她放下盛饭的碗,用那双浑浊、略显黄色的眼睛望了望周围,见爸妈不在,只有我和她,便放心的笑了。她用一双枯瘦的、布满皱纹的手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捧出了一个浅红色的手贴。

这个手贴,她十分珍视,自打我记事以来,她就十分爱惜。但岁月的伤痕越累越多,万物始终无法抵御岁月。岁月在她脸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的深痕,代表着她经历的沧桑。身边的东西都已离开,但她依然保留着手贴,只因为这是她母亲的遗物。

她一层又一层的展开手贴,只见里面静静的睡着几张一角、五角、一元的纸币。这些钱是她一张一张攒下来的,如果到非用不可的时候,她拿出来先正面看看,再反面看看,再翻过来,用手摸摸,再恋恋不舍地捧出来。

我推辞道:“奶奶,我不用了,您还是自己留着用吧,我也用不上,妈妈已经给作文http://Www.zUoWEn8.coM/我零花钱了,不用您这么攒。”奶奶见我执意不要,就又小心翼翼的将它包好,放入怀中,不好意思的笑笑,就走了。我迷惑的、静静的望着她。只见她颤巍巍的迈向台阶,一步一步地扶着把手往下走。冰冷的石灰墙,无情的铁把手,陪着这位年过花甲的老人,迈向家的方向。可我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心中顿时涌起一阵莫名的伤感。曾几何时,那冰冷的铁扶手应该是孩子们温暖的肩膀,伴随着老人的应该是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而不是无情的灰暗与沉寂在她左右。

泪,如断线的珍珠,不争气的涌了出来,在眼中,我看到了老人正在楼梯拐角处,我清晰地看到,她朝门边望着,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失望,落下的黄昏在她身上渡了一层金边,她的银发极其刺眼。

转身,我听到了一声重重的叹息,这叹息声在楼道里久久回荡,重重地撞击着我的心……

  •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