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窗外的世界

时间:2017-07-03 19:58:02 | 作者:隋心

我觉得我还是很有资格发表这样一个看法的:火车上的时光不同与往常。我经常会坐上火车回老家去,每一个三夜两天的旅程,都让我深深地感受到这一点。

车厢内的一张床,一张茶几,再有就是餐厅和厕所,概无其他去处了。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对于三夜两天来说,几乎就是囚室了。然而当你攀上车窗,向外看去时,就会发现另一个世界。

陌生的景色不断闪烁着,有些是我们一辈子也不会涉足的地带:一排低矮的农舍,一些空旷的田野,几幢古老的小楼,就这样在还未成形于头脑作文http://Www.zUoWEn8.coM/,便已匆匆消失……有一种感觉油然而生——这路要伸向哪里?这时间要消失在何方?——时间如流水般冲过,而我所感受到的却是永恒。正如人类所走过的漫长道路,从野蛮到文明,再伸向那未知的未来。由一个人的生命之长看整个宇宙,那是一种永恒。但什么又是永恒?假如我们能与宇宙齐肩并着看沧海桑田,我们是否还会明白永恒是什么?

永恒始终是一个太虚无的词,虚无到只有永恒之外的人才能看到,那么又有什么人能处在永恒呢?

人类自知生命有限,便创造下精神世界,期冀能长存于世。我坐在颠簸的列车上,是坐在精神的世界里,也是坐在广阔的宇宙世界里,但哪一个世界是永恒的呢?我的精神世界是以我为中心而存在,如果我不在了,那么这个世界还会存在吗?还会永恒吗?至于这个宇宙,如果所有的人都淹没尘土,又有谁来见证它的永恒呢?

这时一个很有意思的逻辑,人类为了表述长久而创造了“永恒”这两个字,结果发现它是虚假的。谁都不能永恒。

我在窗边,不止一次地假想如果我可以永恒,结果我发现,生命失去了意义。我不必再去想做什么,想完成什么,想得到什么——和永恒相比,一切都过于可笑了。

我突然庆幸,对人类的生命的限制,真是一种恩赐;而我竟可以等到列车停下而下车的一天,也的确算一件令人欢欣鼓舞的事。

  •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