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记忆

时间:2017-08-13 20:29:17 | 作者:强哥

关于春节,心中有很多美好的童年时代的快乐的记忆:春联、福字、年画、吊钱、年糕、糖瓜、元宵、空竹、灯谜、花会、祭福、拜年、压岁钱、聚宝盆等等。每一片记忆,都象璀璨的珍珠,在内心深处闪耀,尤其是每逢春节的时候,过着眼前的节日,思绪中闪过以前的节日,交织成了美丽的、无穷的节日的韵味。“二十三祭灶关;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冻豆腐;二十六蒸馒头;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杀个鸭;二十九帖门头儿;三十儿褪蹄儿;初一儿高高兴兴去做揖。”每每吟唱着古老的民谣,春节的气氛总会浓郁起来,儿时美好欢快地过年情景总会浮现在眼前:

每一个儿童的春节,都是一段最为快乐的时光。小时候的春节,有意思,无忧无虑的,傻傻糊糊的过春节,我小时候过年不喜欢穿新衣服,因为那不是一个崇尚享受的年代。穿着一身崭新的衣服总觉得挺别扭的。但我对鞭炮却情有独衷,那时稍大点的鞭不敢放,只放那种红色的小鞭。珍贵的2厘米长的鞭炮,舍不得整串的一次放完。买来鞭炮要先拆散,每次出门抓上一小把,然后一个一个的放。这样,每点一个,就都能带来一次心惊肉跳的快感。

还有纸灯笼,表弟们来了,老老少少的,晚上都住在一起,打地铺,打枕头仗,摸瞎子,站在哪的都有,尖叫,激动,多好啊,那时候,单纯,穷,但很快乐。很小的时候,家里面还没有电灯,平日里点一盏小油灯。春节了,也是点油灯,但与往日的油灯不同,是那种带有白玻璃灯罩的油灯,灯上有一个旋钮可以调节灯的亮度。记得每年的除夕下午,父亲都早早的把那盏等拿出来,灌满油,灯罩擦的锃明瓦亮。天一黑,就把灯点亮,调的灯火大大的,照的满屋通明。从除夕到正月十五,每晚这盏灯都亮起来。在我童年的记忆中,这盏灯是最重要的春节的标志。

儿时过年的记忆永远都是快乐和幸福的,在记忆中,春节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盼着吃饺子、磕头挣压岁钱;一切好吃好穿好玩以及好的想法,都放作文http://Www.zUoWEn8.coM/在了过年上。大人们平日竭力勤俭,过年时竭尽所能。尽量使生活靠向理想的水平。过年是人间生活的顶峰,也是每个孩子一年一度灿烂的梦。尽管那是一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春节来之际,购年货、访亲友,大人孩子从里换到新,贴对联、放鞭炮、吃年夜饭。热闹、吉祥、喜庆、平安、团圆、富贵……就是春节的象征。发财、兴隆、加官、进禄、有余、长寿等等年时吉语,便由此而生。这些切实的生活愿望,春节时刻全都进入生活。无处没有这些语言,无处不见这些吉祥图案。瓶子表示平安,金鱼表示富裕,瓜蔓表示延绵,桃子表示长寿,马蜂与猴表示封侯加官,鸡与菊花都表示吉利吉祥……生活中的一切形象,都用来图解理想。苹果代表平安,自然就成为年节走红的礼品;梨子有离别的味,在春节时便被冷落一旁。

儿时记忆中北方的春节往往是屋内暖意融融,外面寒风刺骨。为了不影响春节亲戚走动,每家都备足年货,而且把年货大都放到外面冻起来,一直可以吃到正月结束。除夕晚上尽管外面零下十几度,但屋里面却异常喜庆,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包饺子。种种的人间亲情,都深深地寄托在春节中:对父母长辈的敬爱之情,手足牵连之情,朋友相援之情,邻里互助之情,以及对故土家园的依恋之情,大年夜的阖家团聚,正月里的互相拜年等等。

现在看看每年春节前的半个月,在各个地方的火车站、汽车站,那成千上万的拥挤着的人们,要在大年三十前赶回家,在年根的时刻和全家人团圆在一起。他们不需政府花一分钱,不用任何单位组织,全国上下有上亿的人,在同一时刻拼命地往家赶。这样壮观的场面仍然使我心绪难平。

春节,给我留下了许多许多美好的回忆,每一串记忆都包含着浓浓的亲情,散发着浓郁的节日气息;这一串串记忆,把一个个闪光的片断穿起,汇成了美丽的生活画卷,凝成了宝贵的记忆。贫困日子里的春节充满诱惑,也充满了欢乐。而在今天,日子更好了,我们对春节的记忆将更加美好。

  •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