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的爱

时间:2017-12-04 20:28:19 | 作者:学霸

共享资源为生活带来便利,共享二字遍布于这样的一个大时代。

父母亲工作忙碌,自然没有时间管我的晚饭,于是我成了家门口面馆的常客。到的早,上晚班的服务员尚未来,每次点单之后,便只响起厨间里锅铲的碰撞声和面条下碗的香气。不会让我等太久,老廖就会端两碗面走出来,伴着他身上的淡淡油烟气,在我对面坐定,两个人呼哧呼哧吃得满头冒汗。

初来这个小馆时,由于每天身上只有二十元,继而六七天点的都是烩面。老廖,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总是翻两碗烩面,一碗递到我跟前,另一碗他直接倒进嘴巴里,再抹干净嘴角的油星子,掏出手机,对着手机里的照片傻呵呵地笑。

约莫第八天的时候,老廖端出一碗热腾腾的泡馍。我诧异地看着眼前的碗,明明点了二十元的烩面,鼻子里闻到的全是羊肉诱人的香味和面团的清素味道。老廖盯着我,很自然地解释:“不能总吃会面吧,姑娘,你在长身体呀。”我愣怔,哪有厨子会考虑客人的身体,张了张嘴,一句“可是”挂在齿边,老廖打断我,拍拍我的肩,递上一双筷子,塞到我的手里。“吃,凉了。”他笑着看向我。我不好意思,低下头,不知如何感谢,连连道谢谢,扒起泡馍来。

那天之后我知道了他和我同姓,暗地里,我叫他老廖。老廖约有五十岁,鬓间开始冒了白发,一簇簇张牙舞爪地窜出来,不给他遮掩的余地。他不高,但有庄稼人的结实与宽阔的后背。走路的时候腰杆绝不弯一丝一豪,双臂总是雄赳赳地荡着。老廖亲切地称我为小廖,自那天以后,每日我的晚饭都不一样,被他变着花样来补充我的营养。有时候是牛肉拉条子配的辣汤,有时候是凉皮伴着小米粥,有时是香喷喷的岐山裤带面。他很用心,他知道我吃不了麻,就绝不会放一颗花椒,他发现我拌面时大手大脚,红油都溅到身上,就先帮我均匀拌好,总是少放红油,他观察到我喜欢酸味儿重的却每次又失手放多,就在端出前,恰而其当地滴几滴。他就待我如他的亲生女儿一般,了解我的喜好,搭配对我的营养,搭配对我的爱作文http://Www.zUoWEn8.coM/

但不变的是每天老廖吃完面后对手机的傻笑。他甚至会一遍一遍用油腻的手指抚摸手机照片中人儿的脸蛋,会亲昵地念叨她们的名字,会幸福地朝着她们笑。老廖的手指总在为数不多的照片中反复滑动,仔细地看,再傻傻地把手机贴到他自己彤红的脸颊上,以为那样手机里的人儿就会走到他身边。我不解,她们是谁,老廖怎那般爱她们。

又是一日,老廖端了两碗油泼扯面和几串羊肉串坐定在我跟前,我垂下头去,细细品尝老廖的好手艺。油量刚刚好好,老廖已早早帮我拌匀,没放辣子,多添了些许醋。呼哧吸面间,老廖放下手中的木筷,摸了摸我的头。

“小廖,你特别像我的女儿,她十五岁,在陕南念书,她很爱吃我做的面,每次也呼哧呼哧,吃得精光。两年没看见她吃我做的面,也不知道她现在每天吃得好不好。”我瞧见了老廖眼里竟然泛起了泪珠,他一吸鼻子,继续道,“每次看见你,就像看见了她,每天都想做好吃一点,让你长长高,长长结实,你和我女儿,都是爸爸的孩子。我很爱我女儿,于是我思忖着怎么样才能让她感受。我为你着想着你的身体与好吃的,希望她在那边有好心人处处为她着想。”老廖一定是还想忍者,但他抑不住心里对女儿的思念与爱了。他一下子把头埋到了双臂间,这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强忍着声音,哽咽着,双肩在发抖,在耸动。老廖的一头白发都在微微地颤,我想安慰他,但话到嘴边,又被咽下去了。我放下手中的筷子,只能揉揉他的颈,轻轻道:“一定有的。你对我这么好,她一定也感受的得到。”安慰声很无力,但老廖点了点头,又放声哭了出来。一位父亲的爱同时对我与他女儿的爱,我承受着的这份共享的爱,都融在老廖的哭泣声之间了。

到这几天,我依旧去到那家小馆子,享受着老廖于我的爱。这是份共享的爱,我更为珍惜他。相信老廖的女儿,也就是小廖也感应到了老廖,她父亲浓重的爱。兴许在她身前不留声色,但这份爱无声,无言,却细致入微。我明白。

因为这是份共享的爱。浓浓的爱。

  •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