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

时间:2018-08-11 12:36:38 | 作者:姚江南

在繁茂中落下一点红,并熄灭大地的一盏灯。——题记

路光灯骤然明亮,将人的影子拉得那么的长,暖色灯光融在夜里如星空一般却延生出无限的苍凉与孤独。

这个村子一开始只有一盏路灯,洁白的灯柱顶端盖上一个外绿里白的灯帽,他就这样安静地站在这个淳朴的村子里。这么多年,从未倒下。

晚饭过后,被火炙烤过的大地恢复了生机,村子里不少人总会泡上一杯茶,拎着把竹椅坐到路灯下。路灯照亮的是一块空旷的水泥地,平日里村子放个电影,生产大队的戏班子唱个戏,咿咿呀呀的算得上是村子里最热闹的地方哩。老人总会在路光灯亮起之时,牵着孙女的手到这来,相隔甚远却早已能听到人们的交谈声。在外围随处找个地方坐下,邻近的老人就纷纷打起招呼来。

橘黄色的灯周围时不时有几只白色的飞蛾扑向灯光,撞到灯泡发出“怦怦”的响声。影子里的它们张着翅膀在人的头上窜来窜去,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娃看得奇怪,扶着路灯踩着地上的黑影不亦乐乎。玩累了,就靠在老人身上,稍不留神,居然睡着了。路灯望着孩子,偷偷地笑了。

灯下的老人抱着怀中熟睡的孩子,平时操持农活那粗大的手此时也温柔下来。一下一下拍打在孩子的背上,周围的人看到孩子睡得香甜,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音。山区的夜晚降温快,风儿溜过山林吹到人们的身上竟带有丝丝凉意。抬头望去,夜中的星星可真亮啊。定是那采河蚌的仙女不慎将那泛着冷光的珍珠洒在了天上。人们从古说到今,从天说到地。路灯守着灯下的时光,岁月就这么向前走去。

但就这一盏灯可满足不了人们啊,所以那时每家每户都会备上一只手电,黑夜降临,模糊了人们的视线,谁若是忘带了手电,这可倒了大霉,村中小路高高低低,有些地方青苔密布。路人注意了脚下,却疏忽了那些从墙中探出头作文http://Www.zUoWEn8.coM/来的不听话的枝桠,三两步之间就被挂住了衣服刮花了脸。胆小的妇人听闻了丈夫的经历,心眼总是提到嗓子里不得怨言上几句:“这么大的村子,也不晓得多装几个路灯。”

不知什么时候,村里通向城市的盘山公路建成了,年轻人为图个更好的未来纷纷走出山村务工赚钱。路灯照着晚行的他们离去。孩子们想得到更好的教育,稚嫩的脸庞坐上开向城市的中巴。村子里的路灯不知不觉多起来,夜里晚归的人伴着那跳动的灯光辨别着回家的路,和着蝉鸣,竹林在风中舞动。

灯下的世界,变得静寂起来。在村庄的四处,路灯挺拔地站着。他是蛐蛐青蛙音乐会最好的聆听者,他轻声赞扬飞蛾变幻的舞姿,他凝视夜来香一点一点绽放生命的光彩,他欣然接受雨点的洗礼,也从不闹惊雷的轰鸣。无限的广大,承接清风或霜雾,苍虹与疾雪,这是大地之灯的气质,而他也见证了挖土机突突地开进了村庄,大铲子挖掉了祖祖辈辈留下来的大树,推到了装满儿时回忆的老屋。

想村子里望去,怎么路灯光晕成一片,细细辨别,竟少有是人家的灯,这么瞧着竟也伤感起来。冷冰冰的围墙将人的一方心灵禁锢,花朵丛生蜂飞蝶舞的后花园被卷闸门围做的车库所代替,忙完了一天农活的老人独自一人在廊下听戏。收音机唱一句,老人跟一句。偌大的房子,只有回声空荡荡的应和着。突然电话铃响起,老人匆忙摘下老花眼镜,蹬蹬地向屋内跑去,话筒还未放到耳边,对方那声稚嫩的“奶奶”早已跃入人耳。“哎”老人的脸顿时舒展开来,那是她在城市的孙女的电话。

“奶奶,城市里的路灯比老家多得多了,五颜六色的可好看了。”

“好,你在家要乖,要听爸爸妈妈的话。”

万物静静睡去,岁月悄悄流淌,外头的路灯仍不知疲惫的亮着。他等待着离岸船只的归来,照亮他们回家的路。

  •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