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时间:2018-11-26 11:23:48 | 作者:李浩雨

看的时候,看见的,不一定是真实的。——题记

我在城里上学,父亲外出打工盖房子,往往几个星期都了家,整日在外奔波。每每回家,总是带着灿烂的笑容——在他黝黑的脸庞上仿似硬挤出来一般,把我抱起,亲吻我的脸颊。“嘿,儿子,今晚想吃什么好吃的?”我被他的笑容感染,仿佛那一天,是我一生中,最闪光的一天。

渐渐地,我长大了。

我看父亲的感觉,不一样了,他的笑容中,好像掩藏着一段深深的疲惫。我问他怎么了。我看见,他笑了笑,说:“你好好学习吧,你爹我好着呢,昨天好几个公司请我们施工队,正愁着该答应哪个呢!”

我总感觉哪里不对,正有一天,父亲回家,卡着谈话的当儿,问道:“爸爸,我能跟你一起去施工的地方看看吗?”他那一闪而逝的慌张被我尽收眼底,我们父子俩对视,良久,他吸了口气,说:“好吧,不过要注意安全。”

第二天,我和爸爸一起,去了施工地带,但奇怪的是,工人仌都在向父亲示意。不一会儿,工头来了作文http://Www.zUoWEn8.coM/

“你是**的儿子吗?”他微笑地问道,我点了点头,他执意要带我到四周看看。

我看见了拔地而起的楼房,红瓦白墙,崭新而精致。

“这都是你父亲建的!”他笑呵呵地说,“他的职位比我还高呢!”我看着这些房子,由衷生出一股自豪感。

我看见了父亲如此惊人的成就。

此后,我回到家,不旁鹜,专心学习。还不时向同学,我的父亲,盖了一栋栋大房子。

我看见了,所以我十分笃定。

不过有一次,过了许久,我的父亲还没回家。我问母亲,她起先闭口不语,在我的一再追问下,才启齿道:“你爹,在施工的时候,不幸摔下来了……”我沉默了,忽然,仿似无尽般问了一句:“他不是在施工队地位很高吗?怎么……”

母亲叹了口气:“地位很高?骗你的!他怕你因为他的地位而自卑,请了他的同事们演了一出戏。唉……”

我……我……我突而闭了眼睛,泪水夺眶而出。我看见了,却又没看见。自以为找到了源头,却失去了一切。

  •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