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秋天

时间:2019-03-26 11:22:00 | 作者:学霸

【北京的秋天】

作者:蒲琛皓

秋天,一个金色的季节,在许多年以前,在造字之间,一片树叶的飘落,一层寒蝉的凄切,皮肤上凉凉的秋风经过,人们决定把这个季节命名为一个略带悲伤的声音——秋。北京的秋天,又有一番别的风味。

北京地处中国北方,冬天太冷,在夏天,从南方来的热风被西北方的大山挡住了,热气积聚在城内,越积越热,越积越热,所以在北京,春天和秋天是最好的。七月流火的天气刚过去,北京就又恢复到了一片活力当中,人们纷纷出来活动,舒活舒活身体,抖擞抖擞精神,进入到赏秋的行列中去了,北京的秋天集中在哪呢?香山,肯定是不错的。香山就像一个爱美的小姑娘,脱下了绿油油的夏装,换上了一件红黄相间的秋装,人们被它美丽的衣服吸引住了,想近前去看看。一阵风吹过,吹得树枝微微摇动,他好像在向我们温柔的招手,还说:“看吧看吧,尽情的看吧。”在秋天登山,不需急于登顶,我沉醉在山腰上,到处都是金色的,使人感到温暖,一阵凉风吹过,就综合了这股暖气。树林里不只有我,还有忙于储存冬食的松鼠,我知道他们的艰辛,就不打扰他们了。在我下山的时候,清风吹过树叶,沙沙沙沙,好像一支为我而作的曲子,我也领了这份情,下次一定还会来这里!

昆明湖,是为皇帝而建的湖,自然也有极佳的景观。北方,乃中国大旱之地,而中秋赏月,少了水,就缺了些味道,所以像昆明湖和后海这样的地方就算是宝地了。但我不去后海,也不喜欢后海,那没有我想要的味道。昆明湖静静地躺在北京的东北角,自然人迹罕至。租一条小船,依偎在十七孔桥边,把小船摇到靠近山的那一边,听着音乐,吃着零食,就静静的看着明月升起。它也看得起我,我也看得见它。我,桥,山,岛,堤,不是就有五个伙伴了吗?哦,还有一个月。我们五个伙伴一起赏月,月亮心情大好,便把月光当作回报,投射在那些残柳败荷上。月亮为什么在湖上就好看呢?因为他能在湖中看到自己。

秋天时候,山楂成熟了,一个个像小灯笼一样挂在树上。把白糖煮化了,呈现出了一种别样的金色,那是纯正的金色,金子的颜色。我可以想到,清朝的一位小皇帝漫步在高大的城墙之中,他望着黄金的飞檐,朱砂色的宫墙;他在看看手里的糖葫芦,红红的果子,黄黄的糖,这不正是宫殿的颜色吗?老百姓看不见宫殿,但吃的时候就仿佛看见了宫殿、看见了我。把它传出去吧,哦,对了,不能让他们直接看到我,在外面包一层能吃的薄纱吧!于是糖葫芦包着一层糯米纸传入了民间。它最后也成为了我心中北京的秋天的象征。山楂是新鲜的,带着微微的甜味,也只有在秋天,山楂才有这样的口感和味道。

金秋九月,也可以是欢乐的,那些悲秋的文人、寒蝉和濒死的蛐蛐一起哀鸣着,走入历史,别听他们的,来北京吧,来感受不一样的秋天!

【北京的秋天】

张君牧

北京,北京,自然是北方的城。北方总有个规律:春秋短,夏冬长。北京的秋也是这般短暂却又美好。

说起北京的秋,自然就想到那香山红叶。

香山因山中巨石形如香炉而得名。一到秋天,漫山遍野的黄栌树叶像火焰一般红。我只小时候去过一次,现在只能依稀记得那叶虽红,却不是同种红:鲜红,猩红。有的还未红透,一点点桃粉色。秋风吹,整座山似乎都晃动起来了,像多彩晚霞卷浪而来。一片红叶散着香,淡淡地,一大片,一大片红叶林散着香。数量不能使淡香变浓,变燥,反而更加清雅。不论走在何处,好似都能闻见。闻见了的便忘不了,深深地印在脑海中。此后,各类香水味儿闻见了变得怪怪的,总感觉哪里不对劲。虽然它们也令人放松。有时,在路边闻着木香。脑海中便立即浮现出一幅红、黄、青三色交织的海浪波动的画面。太过美妙,竟渐渐失去了真实感。若不是因为有张相片,连自己都要以为是场梦呢。

长大后,不曾再去一次香山。那记忆中红叶的香便慢慢地竟被充满安全感的木香同化了。淡雅、清甜、厚重或宽阔,不论哪种,总归是美好的、美妙的。不再去香山,不是因为时间不宽裕,也不是因为香山游人太多。仅仅是怕那值得人怀念一辈子的美妙感因为作文http://Www.zUoWEn8.coM/重新一次的感受消失掉。

香山红叶最美不在红叶。而是因为红叶而现的感觉。不仅仅是因为她美、她香。更重要的是她代表的秋:不是春的鲜活,不是夏的热闹,不是冬的冰冷。独独有着让人值得慢慢品缓缓尝的那份静、那份雅。或许表面上看,还是个喜艳丽,明亮色彩的姑娘,可心中早已不复是只顾玩闹的态。

香山红叶,她完全美得令人窒息到慢慢铺成一张火红色的地毯,不过短短的十几日作文http://Www.zUoWEn8.coM/。看来,美好的事物总是难得,又难长存的。不仅是红叶,还有秋天这位“姑娘”,红颜难长存。唯有清香饶林存。

北京不止有红叶。北京之秋往往与桂花连在一起,城中心的标志物还有胡同。现存的胡同不多。可似乎每个胡同里,胡同边儿,总有那一两株桂花树。桂花与红叶,香味中都透着点儿清雅之意。可若不仔细嗅,便会觉得桂香甜腻、浓郁,轻轻从老远也能一嗅也能闻见。甜甜的、蛋糕的感觉。此”腻”非彼“腻”,不是闻多了能让人发呕的“腻”,而是太甜。但让人闻着还想闻。想要干脆就呆在这儿一辈子都不动弹了的腻。“浓”不是那化妆品的胭脂俗粉儿。而是让人像喝多的桂花酿似的,醉在这里,闭着眼,手足不自觉地舞动着,似醉鬼似的,打着醉拳呢。你若是问,这样的好玩样儿,不会有人笑话吗?自然是有的,生活在现代的年轻人路过,一个个捧腹大笑。可不一会儿,象被催眠了似的,也一个个打起醉拳了。能一直呀,从头笑到肚子疼的。也只有那些从小到老,亲眼看着桂花树成长,年复一年,闻着桂花成长的老人们了。请想象一下,夕阳西下,晚霞愈红,最后的暖阳照射着胡同上的瓦片,一片片,金黄流离似的。桂花树下,坐着几位摇着蒲扇的笑盈盈的老人,望着离桂花树不远的地方,一个个生活在快节奏里的年轻人,这时,正闭着眼,也打着无师自通的醉拳。桂香随着这依旧微微带点热意的秋风,越飘越远。整个胡同里呀,胡同外呀,都充满了甜甜的桂香。余晖还暖暖的,一片和平,美好……

秋呀,秋,你虽短暂,但住在北京的你,带给了我无限的幻想和期盼。你呀,完美地似梦境一般,甜蜜、清雅、宽厚。一切的灵感与渴望都来源于你。愿你轻轻来,慢慢走……

【北京的秋天】

作者:苏子越

九月份,由夏入秋,天气转凉,温差很大。对于一个在东北住惯的人,像我,要是有秋天便觉得是奇迹,北京是有秋天的。对于一个刚由热带回来的人,像我,秋天要是能看到落叶,便觉得是怪事。北京的秋天,是堆满落叶的。自然,像北京这样的地方,四季的交替永远那么明显。突然变化的天气反而叫人有点害怕,可是在北中国的秋天,能有明显的四季,北京也可真算得上是个宝地。

设若单单只是有秋天,那也算不了出奇。请闭上眼睛想:一个老胡同,石砖路,细水流,道路两旁种满参天大树,在蓝天下很优雅地舞着,只等雪花来帮他们落下一张雪白的幕布,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

落叶,把北京堆成了山,只有马路还是干净的,这条马路在秋天特别整齐,好像是把北京当作一局俄罗斯方块儿,真的,北京的人们在冬天是面上含笑的,他们从树上看到地上,便不觉得想起:明天也许就是冬天了吧。

最妙的还是山上的落叶呀。看吧,山上的树越发火红,树尖儿上还掺和着金,好像身穿红色嫁衣、头戴金钗出嫁的姑娘。山尖全黄了,给蓝天镶上一道金边,山坡上有的地方树枝多了,有的地方绿色还露着,这样一片红、一片黄、一片绿,互相交织着,形成一幅色彩鲜艳的油画,等到快日落的时候,微黄的阳光,设在山腰上,背光的那一面便暗下来,给大山增添了一丝神秘。

北京的老胡同不那么狭窄,而城外又那么宽敞,四合院里堆满落叶,家,院子里的人其乐融融,对,这就是张小水彩画,也许是民国时期的画手画的吧!

当田野染上一层黄金,各种果实也成熟的时候,雨似乎也像出嫁了的孩子的妇人,显得端庄而又沉静了,看吧,地上、半空中、天上地下,自下而上全是那么澄澈,那么红彤彤的,整个的像是一块红宝石,这块宝石是包着红屋顶、黄草山,你只会感到高邈深远,并让这些美景纯净你的灵魂。这就是北京的秋天。

  • 上一篇12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