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雪

时间:2019-08-13 11:02:50 | 作者:管泽伟

今日只是腊月初,但已可以感受到“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寒冷与凄清,秋花早已入土腊梅尚未含苞,在这万物空灵的时令,我竟然突然萌发了去湖边走一走的想法。于是便穿上大衣,走出家门去。

外面冷的多,我感慨于大自然的冷酷无情,它非要愁杀这每年的生灵吗?那湖距家不过几里远,但却觉得其路漫漫之难得矣。乡间的土路上尚未有一个行人,那勤恳的农夫在温暖的屋舍里享用着一年所得,满月凄清,我便突然觉得,这是如此幼稚,如此血性!

那湖快要到眼睛里来了,于是我便被震撼,那如明镜的一汪湖水凝着薄薄的冰霜,正像一层层白白的粉底。那湖已不知其有多大,它已与邈远处的山原融合在了一起,雪慢慢飘起来。围绕着湖水的群山,像一群巨人正要掬起这冰凉的湖水痛痛快快的畅饮一般,走近湖边,那冰洁的湖面让你忍不住去遐想,那大作文http://Www.zUoWEn8.coM/自然壮丽的景象,那人类所永远无法触及的艺术品,横亘在你面前的全是白色,天是白色,地是白色,前后左右俱白,灵动着的只是那雪花,陡然狂暴的飘落,急了,你不知所措,你孤独、寂寞、暴怒,这是我的感受!

我的双手紧握,想痛快地挥拳,我的双脚火热,想畅快地奔跑。于是在这寂寥无人的荒野,你便发了疯似的宣泄,只想宣泄!累了,于是便停下来,你突然感到天境空明,那许多的不顺畅顿然消失,再深吸一口混着冰晶的空气,由内而外地便舒畅起来,我明白了什么,我便爱上了这孤寂,这风雪。

大雪死死地拥抱着,我依然走向湖边,然而我早已分不清湖白,还是雪白,只是朝前走,只便让这风雪吞噬我,把我埋葬起来。直到春天唱着动人的挽歌。我便从这万花丛中醒来,于天边走去。世人皆不明白,不明白我为何要掘开温润的土地?于是大雪飘来!

  • 上一篇12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