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时间:2015-11-29 13:43:57 | 作者:蔚蓝的海

繁华喧闹的街头,风呼呼扑在脸上,冷冷的,感觉不到春天到来的温度。一位中年男人就这么一直矗立着,迎接了朝霞又等待了夕阳滑落。就像一座雕像,永远保持着刻刀在最后离开了的样子。

陌生的城市,男子似乎有微弱的叹息声,只是初春还带着末冬里残存的冷气将一切有过的言语全都冻结在了空气里,传不到更远的地方。

被阳光拍出了影子人群,急急匆匆,如同是上了弦的玩具,只有在太阳落了之后才会将绷紧的最后一圈弹簧松开。

不知何时面前跑出来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大叔,你好憔悴啊。”小女孩站到了中年男人的身前天真的说。男人如雕塑般的身体低了下头嘴角微微褶出微小的弧度。“小朋友,你这么小,还知道什么是憔悴?”“知道知道,妈妈看见爸爸的长胡子就说他憔悴,你比我爸爸胡子还长,你应该也……更憔悴。”小女孩似乎觉得单单用憔悴显不出来比爸爸更长胡子的形容,于是就用了更憔悴。大叔听后只是嘴角泛起一个更大些的弧度但仍旧没有出声。小女孩似乎觉得大叔不相信她继续说着,“大叔,你别看我小,好多人都说过我是个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小才女呢,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说到妈妈的时候小女孩站在男人身前探着脑袋朝后看了看,然后又继续大胆的讲了起来。

夕阳余晖印出了有红有金的霞光,小女孩已不再说话蹲在地上看着霞光,忽然街上一个店里跑出来了一个妩媚女子,边观望边喊,“元元,元元,元……”女子好像发现了什么,向这边疾跑了过来“你这孩子,这么不听话,又乱跑。”女子走近了气道。

小女孩这时才回过神来,见到了不高兴的女子立马就露了出害怕的表情,“妈妈,里面好闷的,我忍不住就……”说到最后声音小的听不见,只是低着头摩擦着自己的小脚,一双亮晶晶的小皮靴在暮色中反着光。

女子并没因为小女孩的表情就和颜悦色,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中年男人后,就用力的牵住小女孩的胳膊,“走,给我回家去,再不听话,乱跑,就把你关屋里去。”小女孩怯怯的“哦”了一声,显然对她的话不敢不应,之后就被女子拽着胳膊离去。

夕阳落得深,当最后一丝余霞从天边消失后,黑暗就不可阻挡的覆盖在了看不到尽头的天空,像一个倒挂着没有底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