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与热

时间:2016-03-03 08:36:19 | 作者:史鸿雁

《一》

静,不,是死寂。

并不是一般人死后所有人沉浸在悲伤中穆然的那种静,而是,没有一个人。

这才凌晨三点钟,人们正该熟睡的时候。门缝中透出的红光离他越来越近,红色也由朦胧转向刺眼,近了,近了!可他就那么猝不及防的倒下了,亦应当说又是那么的自然而然,没有声响,没有呼喊,没有挣扎,就如同一片叶子脱离树干般倒在了雪地里。雪花毫不客气的落在他的脸上,融化。再落,再融化。仿佛一场无声的拉锯战,最终胜利的是雪。胜利的喜悦让它更加肆无忌惮地打在他的脸上,终于不再融化,而堆积,最终覆盖。

雪真是种无情的东西,它总是妄想覆盖所有人来过的痕迹,不论贫富,不论老少,对他也不例外。

《二》

他倒也真想就这么永远在世界上消失,在所有人心中消失。

这对他来说或许更像一场解脱,从人们的指责中解脱,也从自己几十年的压力中解脱。

人人都知道他,曾经嗜赌如命的他,在妻子身患重病的时候并没有陪在身边,反而在外边连赌几天,最终被砍掉了右手小手指落魄回家,连妻子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那就是那个连妻子重病都在外赌钱的人吧!”

“是啊,你说他是不是冷血动物,活该被剁掉一根手指!”

“真没见过这么冷血的人!”

这些年来,这种话语似乎从未离开过他,生活也一直以冰冷相待,从未对他好过一分。它们在他的心里沉淀,交错,一波接着一波的涌来。

这是多大的嘲弄啊,她竟然习惯了这些带刺的话,他终于淡然的面对所有的黑暗,听到那些话是麻木到像是听别人的故事。

《三》

天开始泛青,冷冷的光被打散到地面各处。王强与妻子早早就起了床,这天是王强三十岁的生日,三十于一个男人而言意义重大,两人决定好好庆祝一下这不寻常的一天。推开门,下楼梯,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啊,该死,什么东西!”王强的妻子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声咒骂道。王强赶忙上前去扶,却发现妻子惊愕到浑身颤抖。顺着妻子的目光看去,他也愣了,怎么是他?!

他本想永远删除那段记忆,可眼前的一幕把他的思绪生生扯回了那一天。六月八号,高考最后一场考前,他偶遇老乡。在如此特别的一个环境中,人的心情总会很复杂,对于考试很紧张,却又难以抑制相遇的喜悦。而高三课业繁重,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更是倍感亲切。“节哀顺便吧,阿姨人那么好,在那边会过得好的。”同乡伸出手拍拍他的右肩。“你说…什么?”王强呆了一下,回过头疯似的逆着人流跑开了。同乡这才意识到,但再找他已不见人影,只有水一般的人涌来。

他强迫自己不要再想,可那天的场景却一边又一遍的撞击他的神经。撞开家门后,整屋的白色刺得他眼睛生疼。母亲闭着眼睛安安静静躺在床上,所有人都穿着白色衣服,挤在床边,父亲一个人蜷缩在墙角,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含了一会才缓缓吐出。嘴里的烟丝还没散尽,就又去吸下一口。他踉踉跄跄的挪到母亲身边,目光呆滞,竟流不出一滴眼泪,只是剧烈的咳嗽,呕吐。大姨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沙哑着喉咙告诉他,母亲死前只说了两句话,让他好好学习要有出息,还有,他的父亲是个好人。

好人,什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么好人,他在回家的路上便听说他舍下重病的母亲去赌的事。用手撑起身体,他来到父亲面前,抓住他的衣服,喊得歇斯底里:“你又去赌了对不对,你又去赌了对不对,我妈她那么爱你,临死前都说你是好人,你怎么舍得对不起她,你说呀,你说呀!”剧烈的咳嗽使他放开了他的衣服,他本身就很瘦弱,在他的剧烈晃动下身体不住摆动。他又一次抓住,喃喃道:“她的命终究是不如你的赌重要,她真不值,不值,不值。”几次他想开口,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深深吸了几大口烟。

从那天起王强就没再回家,他搬了出去,他想把这段记忆掩埋。

可记忆这东西,又哪有那么容易说丢掉就丢掉呢?

《四》

低头看看雪中的尸体,他竟连一丝怜悯都不舍得给,有的只是恨。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以陌生人的姿态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今天却又来找他。王强这才注意到他的右手手臂一直倔强地抬着,他走近,弯腰,看到他缺了一根小指的手中紧紧攥着一个小木偶。

王强脑袋里的东西好像瞬间全部被人抽去了一般,顿时一片空白。木偶,那是他上小学一年级时,看到别的小朋友玩,回家死活也要一个。但是当时村里穷,惟一的交通工具便是双脚,他就步行了十公里去镇上给他买来了木偶。

王强想打开他的手拿出木偶,可手指一直紧紧攥住,即使是少了一根小手指的力量。不知怎的,他突然想回去看看十几年前他离开的所谓叫家的地方了。

找到丝毫不费力,他只凭感觉就可以找到最对的方向。拨开脚下的草来到门前,门没锁。推开门低低身子进去,借着昏暗的光,他发现一切都是老样子,缺半条腿用石块垫起的桌子,因为他调皮而磕掉一块的水缸,只是那只小猫不知跑哪里去了。张望间,他望见了母亲生前用的小箱子,从衣柜上小心搬下,灰尘还是跌了一脸。他用手擦去厚厚的尘土,晃晃脑袋斗落脸上的灰尘。箱子有锁,他找了半块砖头砸开,一本小小的红本安安静静的躺在里边。离婚证。

他想逃,可双脚却像被缚住一般不敢动弹。颤抖着打开,2005年5月22日。

他终于知道了,原来父母早就分开,只是害怕影响他高考才装出仍然在一起的假象。

他终于知道了,原来母亲重病时他们早已不是夫妻,所以他的不管不顾理所应当,毕竟他们只是稍微熟悉一点的陌生人。

他笑了,这个世界,所谓人心从来就那么冷而没有一点温度。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是那么的孤单,黑暗中连影子都不肯陪伴他。

《五》

可是,他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临死前都还说父亲是好人,正如他永远不会知道放弃这段婚姻的是母亲,她抛弃了父亲和人离开,带走了所有的钱,可最终还是被骗空手而归,是他不计前嫌一直在照料母亲。他不知道他虽好赌但从不赌命,可听到母亲重病的消息后,他一夜未睡,烟抽了一根又一根,终于决定去赌,因为或许赢了母亲就有钱治病了。可是他最终失败被剁去了小指。他不会知道他回家看见母亲遗体时像是失去了整个世界,他不会知道为了保留母亲在儿子心中的美好形象,他独自忍受了一年又一年。

王强不知道,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心如热血般滚烫,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有多爱他的母亲,却总不及他有多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