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饽饽的味道

时间:2016-06-09 12:57:27 | 作者:张议文

拎着大包小包,走了几分钟的乡间小路,我们到了外婆家门前,我上前,推开沉重的木门,丝丝枣香夹杂在寒风里,像是寒冬中一双温暖的手。“又在做枣饽饽了。”我开心的想。

我吸吸鼻子,思绪和枣香一起飘回过去。十岁前每次过年,我和妹妹两大家子人便会齐聚在这个小院。那时我一下长途车,便会立马抬脚冲向这小院,身后负重跑的父母自然追不上我,每次都是我先到。每当踏入小门的第一步,我便会用女高音高喊:“小美女来了!”外婆便穿着多年不换的棉衣急忙出来迎接我,每次都惊讶地问:“你怎么认识道的?”那时外婆年轻,即使一身旧衣也掩盖不住她曾经的风华,外婆的眼神是清澈的,像一股清泉,流淌着满满的爱和满足。我甜甜的回:“是全村第一香的枣饽饽带我来的!”外婆听了就呵呵笑,用厚大的手掌牵起我的手向里屋走去。

我和妹妹总吵着要帮外婆做,每次都把面粉扬地到处是,外婆也不生气,每次都笑着说:“呦呦,下雪了。”玩累了我们就趴在灶台上看外婆做,外婆的手很巧,一个个面团在她手中像是一个个服从命令的士兵,我们还没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看懂开头,一个个精巧的面食便呈现在眼前了,最后点上一点朱砂痣——红枣,这锅面食便该“出阁”了。

每次外婆一掀锅,那香气,真是香传万里也不过分!馒头混着大枣的清香,再加上活灵活现的造型,我真是口水流下三千尺。每次外婆都扬着嘴角,捏着我的脸说:“下次来就教你做!”可惜从未如愿。

“哎呀,可是来了!”外婆总算换了身行头,大红的新衣服显得精气神十足,她迈大步子想走过来拎我手中的箱子,可还是比几年前慢了不少。“饽饽都做好了才来,又没得学了,吃现成的吧!”外婆说着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又想起来你小时候那逗模样……”院内的一棵老树落下了几片所剩不多的叶子,打着转儿飘到树下,依偎在根的身旁,是该回家了……

我揪下一小块馒头,细细地感受馒头与枣香在唇齿间的纠缠,细细地品味外婆对我们满满的爱,细细地回忆藏在童年的美好回忆。小小的枣饽饽竟有如此特殊的味道,一种让人心中暖暖的味道。

屋外,香气从门缝溢出,继续传播它全村第一的美名,屋内,丝丝缕缕的香在身旁围绕,意味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