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好似懂得了什么

时间:2016-07-17 12:43:29 | 作者:南城旧人

一层又一层的热浪不停的翻滚波动着,炙热的阳光烤熟了田间的小麦,烤熟了一个又一个绽绿的西瓜,也烤熟了我们躁动的心。

隐隐约约记得,邻家的田地种着一片又一片令人眼馋的西瓜地,每次路过时小手总要止不住的想“抚摸”一般,每当这是,母亲总会狠狠教训,然后只好灰溜溜的低着头跑回家去。

那年,天格外的热,配合着聒燥的蝉鸣,乱了整个人的心,院内不是刮上几缕清风,却也尽是热的。井下的泉水也不知何时早已由冰凉变的温乎乎。我无力地倚在院中的大树上,手指来回的拨动着敲打在树面上,眼中浮现的竟是一幅幅熟透了的西瓜。心好似猫抓了一般,怎么也静不下来。我分明看见那一个个西瓜在田间来回的跳动着,不住的诱惑着我。犹豫了再三,最后一个猛冲跑出了家门。

外面较院内有些少许的凉爽,柳枝不住的伸展着,落在水里,激起一个又一个波涟,双眼瞅了瞅,四周静悄悄的,过了这条小河,对面便是那茂密绽绿的西瓜地,我挠了挠头,借着冲力猛跳了过去,一片绿油油的叶子紧紧相拥,手指粗般的藤蔓相互交织着,那一根根藤蔓口上系着一个又一个西瓜,漆黑的乌纹遍布在油绿的西瓜肚子上,好似墨水涂染了一般,环顾了四周,没有一个人,只有炙热的阳光默默着注视着我。

吸了一口气,随即快速的趴在地上,挥起了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比脑袋还大的西瓜上,砸碎了西瓜,也砸碎了夏日的炎热,鲜红的果肉再也忍受不住瓜皮的保护,纷纷露出了头,一粒粒黑色的瓜子稀疏但有序的插在里面,我没有再等,忘记了脑袋是向西瓜挪去,还是手抱西瓜向嘴中塞去。只记得当时嘴中很甜,很凉,很爽,好似吃了蜂蜜一般,舌头好似快要融化,咂了咂嘴,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便又重新选了一块。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一整个西瓜被我索进肚内,肚子有些发涨,舒服的躺在藤蔓上,小手摸了摸肚子,很鼓,好似还未成熟的西瓜一样,这时阳光照在身上,不再是那般炎热,反而有些暖洋洋的感觉。

突然,空气好似凝固了一般。我隐隐嗅到一丝危险,刺眼的光线内慢慢凝现出一个人影,由模糊到渐渐清晰。我吓了一跳,料到有些不妙,翻身一跳站了起来。头上戴着一顶棕黄色的芦竹帽,手中拿着一把三尺长的大叉,黝黑的皮肤在阳光下反射着,很刺眼,看到这番,突然想到鲁迅先生笔下的《故乡》里的守瓜农夫,不也是这般。但是不同的是—《故乡》里的农夫防的是猹,而现在二叔防的是我这样的小盗贼。

“叔,叔啊”豆大的汗珠沿着脸边滑了下来,竟然被发现了。我注视着那张黝黑,眼角皱纹不知几条的脸颤抖地说道。“嗯”冰冷又好似磨盘碾压谷物一般发出嘶哑的声音。阳光好似又热了一些。“今年看样子收获还颇为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不错啊,二叔,你看看这西瓜,啧啧,多大啊,。”我极力的找着话题来避开偷瓜的现实。

豆大的汗珠练成了一条线,不再滚落而是滑了下来。“该死的太阳,怎么这么热。”“嗯”二叔就好像被下了指令的机器人一般,只发出和上次一样的声音,还是这句,还是这般僵硬,不知其中味,越是这般,我的心里越惮怵,若批评几句,倒也了却这桩事,但反而越是这般……连空气都有些微微凝固,发出丝丝波动,连呼吸都感到有些不畅,旺绿的叶子再看竟变得格外稀疏。没了屏障。我率先开了口。“二叔,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做。”“跟我过来。”二叔冰冷的说了一句,便径直穿过刺腿的西瓜叶向田地中央的一个草屋内走去,我紧随其后。

屋内很凉快,遮住了大部分的炎热,凉意开始与燥热进行竞争,并微微有些略胜的趋势。二叔让我坐在木凳上,然后缓缓地说道:“娃呀,二叔叫你来,无非是想告诉你,偷东西不好。莫要怪叔说你。叔,叔当年,不是因为,唉。“二叔说到一半突然叹了口气,然后伸出令人诧异戴着手套的左手,揭开后,最小的拇指很短小,好似西瓜地里未成熟的小西瓜一般,我的冷汗嗖的一下又冒出来了。

望了望二叔,突然想起几年前村里一直”传颂“的故事。二叔年轻时很有出息,就像现在的阳光一般,炎热、朝气蓬勃,是唯一出了村的人,不多两年,二叔突然回来了,变得沉默寡言。无论春夏秋冬左手常常都带着一只手套,守着自家的几亩地,村里的流言蜚语便也沸腾的冒了起来。没人想到的也令人想到的是,二叔的小拇指被人折断了。”二叔,您,您的手“我好似想到什么,又不敢置信的问道。

”呵呵,外面的花花世界真的比我们村里要好得多,又大又繁华,也要漂亮得多,那时的我曾也想创上一番伟业,然后衣锦归乡。但是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立足很难,不过半年,我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我……幸好的是你二叔我命大,没被送进局子里。所以娃,你懂得我说的吗。”二叔说完好似解开了缠在心里不知几年的闷心事。然后松了口气,再一看,二叔的黝黑的皮肤变得更亮了。“二叔,”“记住就好,想吃瓜可以找我。但是不能做偷。走,你小子还想给你二叔玩把戏,我也是从你这小走过来的,谁不知道你的鬼心思。二叔带你吃瓜去。”二叔冰冷的脸好似融化了一般,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旺绿的叶子没有再次遮挡西瓜,纷纷露出了头,一个接一个的,好似棋盘上的棋子,二叔拉着我淌在西瓜地里,扎腿的叶子也变得柔软了起来。在今天,一个大的西瓜被打开了。我没有多吃,因为这个西瓜比任何的都要甜,都要凉爽。炎热的阳光照在身上又一次变得暖洋洋的。眼神从手指望过,望着阳光,隐约间,我好似懂得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