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狂想曲

时间:2016-07-18 08:27:35 | 作者:余玉方

我对汉字有着近乎偏执的热爱,一次汉字的遇见就是在平静的波心顽皮地投下一枚石子,激起层层涟漪,肆无忌惮地扩散。

甲骨文。它蜷曲着僵硬的身子,是有些冷。睡在龟甲上,眠于牛骨中,显出沧桑的模样。记忆古旧,微微泛黄,深深浅浅的刻痕,大大小小的字样,略带文明开化的粗放。

籀文。它有着漆黑的面庞,紧紧依附着司母戊方鼎。字形圆转,却有带着分外强烈的锐气,混杂着祭拜神鬼的声音。

小篆。历史的车轮碾入了叱咤风云的秦朝。它方方正正,浑厚实在,毫无掩饰地透着“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的坚毅。

隶书。方折平直,粗细有致,比不得小篆纵长内聚的收敛,只多了一分横扁舒展的平坦开阔。

草书,行书与楷书。草书是放荡不羁的侠客,行书是性情潇洒的才子,楷书则是不苟言笑的书生。虽然它们的风格迥异,但笔画间都涌动着一种时间的力量,无人可挡。

恍惚间,一峨冠多髯的中年男子迈着轻捷的步子走来了,手里提着一支笔。他走上了一个亭子,朱红色的漆映着瓦蓝瓦蓝的天空,很是耐看。他理了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理衣襟,轻轻地匀好墨,便开始在生宣上自在书写。忽地,一个小孩子牵着一张纸向着亭子的方向奔去,那好看的白蝴蝶上分明映着一个“大”字。男子爱抚地看了看孩子,笑而不语。他重新蘸了蘸墨汁,在“大”字下边加上了一个点。

依然是那个男子。班驳已爬上了他的两鬓,额上的皱纹盈满智慧,也盈满了惆怅。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酒杯再一次稳稳地停在了他的面前。他笑了笑,把酒临风。面色微酡,趁着一股酒兴吧,他随手扯来一张纸,提笔即写。只见那纸上的字迹飘若天边浮云,矫若深渊惊龙。

再后来呀,男子露尽了老朽之态。他神色悲伤,手不停挥。写着写着,他却又停下了。执笔的右手隐约在颤抖。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拂去眼角的晶莹,继续书写。字形迷乱,我只模糊地认出了三个字——丧乱帖。

我和着大叹一声,不知不觉间,这些纸上的汉字纷纷落入了一个火炉。火炉通体呈金色,刻有一条张牙舞爪的蟠龙。炉嘴叫嚣似的吐着火舌,令人惊心。未几,炉门“哐”地一开,从中滚出了一颗颗骄傲地闪着光芒的珠子,灼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