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迹中看文化

时间:2016-07-29 08:55:20 | 作者:张博

历史,是经过时间的淘洗沉淀下来的绯色,是一种永不褪色的信仰。

国学,在一笔一划间,在一字一句间,在苍劲的笔力间,深深浅浅地刻画着历史的面目。然而,文化不仅仅存在于国学之中,更在白墙黑瓦间,在一砖一石间,在一草一木间,显现着文化的脉络,穿越千年的时光微微跳动。

白墙黑瓦,铁栓门廊,都是历史的默默诉说者。经过几千年的风吹日晒,历史的脉络清晰地显现在现代人的面前。那不屈的脊梁,坚定的目光,沸腾的热血通过一砖一瓦深深扎根于这片深爱的土地。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徐志摩,这个满怀才情的男子,白衣翩翩,在康桥上写下不朽的诗篇。再别康桥,让我们与历史相遇,与徐志摩同感分别之情。缓缓走过这康桥,广阔的湖面,辽阔的天空,碧绿的枝条,潋滟的水波,一层一层,荡漾着情的感动,向我们慢慢接近。

康桥,不仅仅是连接两岸的石块堆积,更是连接历史与现代的桥。

撑着油纸伞,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独自徘徊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雨巷诗人戴望舒,生活在黑暗阴沉的社会现实中,那雨巷就如一线阳光,照亮他的心房。他在雨巷的那头默默伫立,这头撑着油纸伞的姑娘默默走过,如丁香一般忧愁,渐渐消失在雨巷的尽头。丁香,是希望,是诗人在黑暗现实中的憧憬与支撑。

雨巷,不仅仅丁香般的雨,更有丁香一般的希望。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

郁达夫笔下的秋,有秋的颜色,有秋的味道。这秋,以它独特的姿态,用落叶,用凉风,倾诉着郁达夫的浓情。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站在这秋中,静下心来,感受。

文化不仅在国学中,更在古迹中,容着浓情,携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