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短暂

时间:2016-08-15 13:45:20 | 作者:余生

曾经,站在时光下,借一份初见,回味记忆里的青涩年华,那时候悄悄写下的喜欢,偷偷叠过的纸心,到现在还带着明媚的忧伤,是否,遗憾总是和年轻捆绑在一起,从马尾到短发,从素颜到淡妆,从青涩到成熟,青春好像也就这么长,有多少悄无声息的喜欢,就会留下多少明媚的遗憾,没有结局的故事,总是留有遗憾,只希望你一切都好,纵使以后的你与我全然无关。

——前言

我叫林夏,今年十八岁,在李羽真还没转到我的学校时,我的生活一直都是平静的,自从这个阳光少年“全优生”出现,我的生活开始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原本一直稳居我们班第一的宝座,可自从李羽真的横空出世,打破了这个惯例,对于这个名字,其实我是十分陌生的,从他转到我们班以来我从未与他说过一句话,除了对他抢走我的第一外有些不甘心以外,再无其他。可是那天他在班会上唱了一首《南山南》,我的心脏好像被刺了一下,之后就对这个名字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死党顾洁。

也是从那时开始,顾洁就喜欢上了李羽真,和我不一样的是,顾洁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喜欢,她的爱那么真实热忱,和她相比,自己的喜欢那么微不足道。之后,顾洁经常会给李羽真写信,这好像是他们交流的一种方式,看着他们的通信的频率越来越快,看着顾洁脸上毫不掩饰的笑容,我的心里,有些莫名的忧伤。

我还是依旧喜欢看那个阳光般的少年,他的影子成为了我无时无刻不在搜索的对象,我甚至会经常故意从他的身边走过,食堂里,操场上,教室里,我的眼神总是不经意的朝他扫一眼,然后,再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离开。

我掩藏的非常好,连迷恋李羽真的顾洁都没有发现,我知道,为了不伤害顾洁,我绝对不能把这份喜欢表现出来,因为顾洁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想就让我这样默默的喜欢着他吧。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看着顾洁脸上的幸福我内心有一些苦涩,因为我忘不了她对我说过的“小夏,我感觉自己很幸福。”这么久了,我始终忘不了那个阳光的午后,我站在盛夏的阴影下拿着一本《围城》漫无边际的翻着,想起了我与李羽真唯一一次对话。

“你很喜欢《围城》吗?”

“是啊,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说得多好。”

“我也很喜欢”,他呆呆的看着我。

“好了,快上课了,我先走了。”

这是我们唯一一次对话。

聒噪的早读上,顾洁还是在背着她那首“滕王阁序”,我还是钟情于纳兰性德的诗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终于,有天早晨,她问我为什么这么喜欢《木兰花令》,我说因为我觉得这首词挺悲的,接着她又问我,你觉得李羽真喜欢我吗。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接着说都这么久了他从来不约我更加没有说过喜欢我之类的话,你说他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顾洁死死的盯着我看,想要从我脸上发现些什么,我默不作声。

那天晚上我看见李羽真叫了顾洁出去,好久好久,我看见顾洁哭着回来,她平静的告诉了我一切,我的沉默寡言成为男生眼里的冷美人,没有人敢靠近我,所以李羽真选择从顾洁下手,他们的通信更多的话题是我。

我仿佛明白了什么,原来一切都不是错觉。

当天晚上,我们一起躺在床上,黑暗中我看不见清顾洁的表情,只听见轻微的抽泣声。顾洁告诉我,再与李羽真熟悉了之后,他就告诉了我自己喜欢的是你,希望我可以帮他,可是我隐瞒了,没有告诉你,小夏,你知道吗,我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过了好久,顾洁沙哑的问我:“小夏,你喜欢羽真吗?”

喜欢?或许吧,只是不再那么强烈了,我转身平静的看着顾洁说:“小洁,不管我喜不喜欢李羽真,我都不会和他在一起的。”我紧紧抱着顾洁用着一种连我自己都觉得陌生的语调来说。

后来,李羽真找过我,被我委婉的拒绝了,因为我不想打破这份纯粹的喜欢,不想伤害顾洁这颗脆弱的心,因为我对李羽真的喜欢,远远不及顾洁,仅仅是点到为止。

后来,顾洁还是疯狂的喜欢着李羽真,只是李羽真不再给她回信。

后来,李羽真有了女朋友,是文科班的班花,他们之间每天都会写信。

后来,我翻开《围城》,再读起那句“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后来,我们毕业了,各自去了新的城市,原来青春这么仓促,就像那些年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