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泪水

时间:2016-08-15 09:20:30 | 作者:陈军

童年时,看母亲,母亲是一片蓝色的湖,而我则是湖里的一尾鱼,鱼永远离不开水的怀抱;现在,再看母亲,母亲则变成湖中的一片水藻,而我却坦荡成一片湖,水藻永远庇护着湖的波涛。搜索着时间的车轮,回想着过往种种。闭眼,回忆,往事如烟;定格,播放,此事难忘。难忘母亲慈祥的脸庞;难忘母亲响亮的耳光;难忘母亲甜甜的泪水。

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一次独自一人从外婆那里回家,偷偷跑到同学家里玩,把外婆的话抛到九霄云外。不知不觉,时已黄昏,见回家也不可能了,便在同学家歇了一晚。然而,我全然不知家里人正找我找得天翻地覆。母亲扯着早已枯哑的嗓门东喊西喊,父亲骑着辆破旧的自行车访南问北。第二天上午,我兴冲冲的回家,却发现母亲坐在门槛上,目光呆滞,宛如一座雕塑。随着一声清脆的“妈”,马上从她黯淡的眼里射出热切的光。忽地把我紧紧搂到怀里,似乎她一松手我就飞了似的。忽地一滴载满慈爱的泪珠滚落在我的脸颊,一直浸入嘴唇,我的心头一热。那泪水,甜丝丝的,那泪水让我知道了我对她有多重要。假如我不在了,她就会空留一份慈爱在风中蛛丝般的飘荡。

温柔的母爱令人难以忘怀,而严厉,不也是一种母爱吗?当金钱、地位、荣誉已不再是诱惑,一切的一切已显得不再重要时,唯有一种东西仍值得珍视。那就是母爱——一种骨肉亲情,一种源于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生命的真情。

一次,我“买通”了邻居家的一条大黄狗,把邻居的桃子偷了一大袋。兴冲冲地回家,可惜,当天晚上母亲就在我的“窝点”找到了我的“战利品”。我以为她会手下留情呢,没料到母亲“六亲不认”,非要我给人家送去,我死活不肯。当妈妈要给人家送去时,我又死拽着不放。终于讨来了一个似乎不可避免的耳光。霎时,世界寂静,了无声息;霎时,大地漆黑,一片冰凉。只有我的脸发着丝丝的热。我一跺脚奔进卧室,扑到床上。很晚也没有睡着,摸着发烫的脸。止不住的抽泣,道不尽的苦衷,心中只有堆不下的埋怨。

床头的钟无聊地嘀嗒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吱——”房间的门轻轻响了一下,接着就是一阵呼吸声萦绕在我的床头。突然,一滴冰凉的液体落到了我的嘴唇上。我的心猛的一颤,伴随着一阵暖人心扉的絮语。我,再也无法自控,一下抱住了妈妈的脖子,洒出了男儿本不应轻弹的泪。与母亲那甜甜的泪一道流至我的鼻梁,浸入我的嘴里,浸入我的心灵……

爱,在妈妈身上表现的多么贴切,多么温暖。我试着用最美的语言描绘它,可似乎有些不足;我试着用最美的歌声唱出它,可似乎还有些不满。妈妈的爱永远是现在进行时,尽管一些事随着年华的流逝,岁月的冲刷,搜索枯肠而不可得,然而母亲那甜丝丝的泪水却真实地穿越了十几个春秋的积尘落入我疲倦的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