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错过那场雨

时间:2016-08-18 15:11:04 | 作者:洛荨

“爷爷,爸,妈,我走啦!”巧儿背着鼓鼓的书包,朝门口方向挥了挥手。

“巧儿,路上小心,好好考试啊!”父母们也冲她喊了几句。“知道啦你们进屋吧。”巧儿说完便走了。

看着孙女渐行渐远,老陈勾了勾头意外的发现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现在堆着些乌云,燕子也在低低的盘旋着。

“诶,巧儿她妈,巧儿丫头带伞了没……”老陈追进了屋。

天空,乌云仍在大面积地堆着,张牙舞爪地、阴沉的压向地面,让人透不过气来。

“滴答滴答”

“轰——轰——”

“哗啦啦——哗啦啦——”

“叮铃铃——”

“呀,总算考完了!”巧儿大大的松了口气,软趴趴的靠在椅子上,望着窗外,才发现此刻大雨倾盆而下。

打折了几根细树枝,早晨才刚绽放花瓣的栀子花被狂风暴雨扫落枝头,零零散散洒落在校道上不时因积水而漂浮,不住的打着转。

“糟糕!雨伞落在家里了!”小二挠挠头,伤脑筋的盯着阴郁的天空。

“巧儿,怎么不回家呀?”巧儿的同桌推了推她,“老师说雨会越下越大,你家那么远,考试又考的那么晚,也没公交车了,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我忘带伞了嘛。”巧儿羞赫地说。

“诶,我有嘛!我家人来接我了,这伞也用不着,你先用着吧。回家再说,雨现在小点儿了,咱们快走吧!”

“哦,好,那就谢谢你了,周末回来伞再还你。”

“好了,走了,拜拜。”

“嗯。”

巧儿匆匆下楼,环视了一下四周,混乱的参杂着都是焦急等候儿女的父母们。巧儿神色一黯,认真的扫视了一下,但这人群总在骚动,时不时走来走去,不一会儿便晃花了巧儿的眼。

算了,路这么远,下着雨也挺危险,爸妈以为她有带伞,应该不会来了。

巧儿深一脚浅一脚小心翼翼地走着,踏过的脚印也瞬间被雨冲的无影无踪,雨慢慢加大,巧儿撑着伞,脚步也慢慢加快。

“爸,妈,我回来了。”巧儿拧了一下衣服,湿哒哒的,滴出几滴水来。

“哎,回来就好,怎么这么晚呀!爷爷可是一个多小时前就去接你……哎,你爷爷呢?怎么没一起回来?”巧儿妈妈顿了一下,惊诧到,“天哪,你们该不会没遇上吧!”

“嗯呀?!爷爷去接我了?!没找着爷爷呀!”巧儿震惊的捂着嘴,“快回学校找!”

“雨这么大,你爷爷应该避雨去了。等不到你应该就会回来了。”巧儿妈妈沉思着。

“唉,爷爷他……”

“叮叮咚——”

“喂,你好。是,嗯,对的……什么?!在哪儿?!……现在呢?好,好,好!我们马上到,谢谢您了,麻烦您等一下!”

“巧儿,”妈妈脸色沉重地挂了电话,火速带了证件,带了钱包,披了雨衣,匆匆回头朝巧儿喊了句,“巧儿,好好在家呆着别乱跑,爷爷出事了,妈去一趟,听话!”

“诶?诶!妈!”巧儿整个人呆站着,像是傻了

爷爷,出事了?!

“爷爷,巧儿回来啦。”巧儿背着挎包,个子近来猛涨,人也亭亭玉立的。

老陈眯着眼,咧着嘴笑着。

“爷爷,巧儿前几天考试,今天发试卷了,考第二呢。”

老陈歪着头看着巧儿,忽而迷茫,忽而呆滞,依然笑着,笑的慈祥。

“爷爷,您夸夸巧儿好不好?”小儿低着头,抱着爷爷的腿,蹲着,轻晃着爷爷的腿,如从前般撒娇。

老陈一动不动,任由巧儿抱着。他疑惑的看着巧儿,晃着头,又傻傻的笑着。

“爷爷——”巧儿看着心疼,泪如泉涌,继而嚎啕大哭起来,有如孩子受委屈般跌坐在地上,心酸、悔恨十足地放声大哭。

“呀!巧儿,怎么又哭了?!爷爷这事又不怪你!”巧儿妈妈连忙拉走巧儿。

房里的老人人安静的坐着,安静的笑着。

那天,等她到医院的时候,也是3天过后了。

她推开门,看到的便是浑身插满管子的爷爷,以及满眼泪痕、血丝交杂的父母。

爷爷那天受了风寒,淋了些雨,等许久不见孙女出来便知晓一切,回家路上滑了一跤,摔得晕了过去,许久才被人发现。

于是爷爷便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似中风又似是老年痴呆,谁去叫他他也不应,也不说话,看到人只会笑,记不得谁是谁了,连带他最爱的孙女。

唉,爷爷作文Https://wWw.ZuoWen8.CoM/

巧儿坐在以前爷爷常坐的摇椅上,沉沉地闭上了眼。

梦中,是爷爷牵着她的手,不住地笑,不住地喊,“巧儿,乖巧啊……”

“巧儿!巧儿!快醒醒!”

“嗯……妈?”

“巧儿,外边变天了,你爷爷又不见了!快,快找找,上街坊邻居们都去问问看!眼瞅着这天又要下大雨了,你爷爷再出什么事,我怎么交待呀!快快!”

巧儿吓得一激灵,踏着拖鞋便跑了出去,大喊:“爷爷!爷爷,你在哪儿——”

“喂!巧儿!伞哪!”可惜巧儿早已钻入人群中,辨不清谁是谁了。

“爷爷!爷爷!你在哪儿!爷爷——”

“爸!快出来啊,天晚了,快回家吧!爸!”

“爷爷!爷爷!巧儿在这,你来见见巧儿啊!”

“老陈——老陈——”

巧儿颓废的低着头,拖沓着脚步,游魂一般。该死的雨又滴答着舞动着。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现在是20**年*月*日**点整。近来我国西部,……”

葛地,巧儿顿住了脚步:*月*日?!上一年的这时候她不正在考试吗?考试?考试?考试……考试?!

巧儿想起什么似的,飞快地向学校方向跑去。

郁郁葱葱的百年老树此刻凋零着树叶,飘扬着,徐徐轻舞着落到树下,往常干净整洁的校道因为风的卷袭,卷来了许多垃圾,昨日还光鲜亮丽的校园,此刻刻意般落了些残败。

树下的老人撑着把不大的伞,微弯着膝盖,手不住的抖着,勾着头,期待地盯着校门口。,又缩回头悄悄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不解的嘟囔:“怎么都没人来接孩子……”

巧儿赶到时候便是这样的一种画面,她紧捂着嘴,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滚,沾着雨水、汗水,她的心,五味杂全。

“爷爷。”巧儿走近那白发苍苍的老人,哽咽地喊了一句。

“嗯?”老人看着来人,眼底闪过一些迷茫、困惑,继而欢喜的握住巧儿的手,劝慰道:“巧儿啊,你怎么没从学校出来啊?怎么人都没有了?是爷爷来晚了吗?”

“还有啊,考不好就考不好了,咱再继续努力,下次不就考好了吗?哪用得着哭啊?嘿哟,这么大一姑娘还哭,爷爷都要笑你了!”

“爷爷……”巧儿泪流的更加汹涌,激动地抱住了老人。

有多久,没听爷爷说话了?有多久,也没有这般疼爱地对待她了?多久?

“哎呀,看来爷爷老罗!这才多久没抱抱乖巧儿啊,怎么一两天又长这么高了呢?”老人安抚地拍着孙女的背,“诶,考完了,咱回家。这雨呀,下大了。路啊,就不好走了。巧儿乖,爷爷给你带了糖,咱回家了啊!”

“好,爷爷。”巧儿揉了揉眼,攥紧了爷爷的手,生怕此刻的爷爷突然不见了。

一老一小往家的方向赶,幸好回家的路近来未改过,老人凭着记忆,一步一步领着孙女走。他即便颤抖着手,也不愿把伞交给孙女,坚持地把伞往孙女方向移。

巧儿暗暗淌着泪,小心翼翼地享受着久未体验的疼惜。

伞并不大,但雨却恶意地下大了。巧儿搀扶的爷爷,一点一点把伞往爷爷方向移动。风一吹,雨滴便砸在她身上,不一会儿,半边身便湿透了。

即便这样,巧儿也从未把伞往回移。她知道,爷爷肯定比她还湿。

爷爷,既然上次我错过了与您共伞的机会,错过了与您一起度过那场雨的机会。那么现在就补回来吧!同一片天空,同一场雨。

两个人的身影在雨天里逐渐远去,消失。

“哎!巧儿,找到爷爷啦!天哪,怎么都淋得这么湿,快,快进屋!都拿毛巾擦擦!”巧儿妈妈手忙脚乱,紧盯着老人,生怕这雨又加重他的病情。

“嗳,巧儿妈妈,端杯热水,给巧儿暖暖身。”老人催促着。

“这?!爸爸,您,您……”巧儿妈妈震惊了。老人的病,好了?!

“啊?算了,我自己去倒,你给巧儿擦擦。”老人一边说一边进屋。

巧儿妈妈望着巧儿,声音颤抖:“爷爷他,好了?!”

巧儿沉默着看着母亲,摇了摇头,示意进屋再说。

两人关了门,进屋一转身,便齐齐顿住了脚步。巧儿捂着脸,蹲下来,无声的抽噎着。

老人僵直地站在屋中,一动不动,手中的水杯不知何时滑落,碎了一地。他笑着看着屋里的一切,笑着看着两人安静的、傻傻的笑着,笑的慈祥,笑的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