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梅

时间:2016-09-27 14:49:32 | 作者:卿若清

漫天飞雪,所有的花儿都抵不住寒风的刺骨凋零谢落,唯有一枝傲梅仰望着天边纷飞的白雪独吟着一首“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的泣歌,宛如空灵的仙子在起舞在冰封的世界中婉转低唱。

不过是一枝花,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没有兰花的空灵曼妙,没有莲花的出尘不染,唯有那“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淡淡清香以及那远在冰天雪地里饱受风霜的蚀骨之能罢了,唯有那在百花齐梦之时独自漂泊在山间傲立群芳的坚韧之魂罢了。它是一枝花,不与群芳斗艳,不畏严寒凄冷,只为了能在山间恣意生存。

在山崖上的一枝梅,本不过是简单色调的一抹芬芳,不过是瞒着冰雪偷偷残留的一种遗落花种,但它却用它的白色诠释了高洁淡然,用它的傲然独立展现了它卓而不群的清姿,更甚是用了她剪雪裁冰的生活方式唤起了对人生不断追求、对挫折迎难而上、对未来永不言弃的顽强拼搏的

精神。“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成了它独领风骚的舞台,“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成了它不慕荣利无私奉献的结局。纵使是一季的生命又如何,它有的不过是一种追求人生价值的意义。

侧身长忆中华泱泱大国的千年基业,回首笑看今朝,一枝寒梅成了多少文人墨客笔下的传奇,又振奋了多人伟人们一次又一次的不断崛起?它恣意地在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笔墨下将一种无形的精神渗人心脾,王冕为它不为世俗献媚只留清香美德于世,王安石为它不为战争气馁只愿一身热血洒沙场,毛泽东为它不弃万里长征只盼如它般坚韧不拔地迎接新中国的春天。它是诗人家仇国恨情眼中燃起的生活希望的闪光点,它是文人在利欲熏心腐败制度下推动人走向淡泊自守积极向上的跨越点。正是它,才让所有破损的人生酝酿出一阵醉人的芳香。

傲梅,与青松雪竹齐名,不得不承认它还是个冬雪中最好的伴侣,正是因为它的出现,才让岁寒三友在一片青葱中偶见一白,并以自身散发的阵阵清香绵延冬季、沾染冰霜,纵使它“一任群芳妒”又如何,它依旧昂首默然哀叹“无意苦争春”,最终化为红泥滋润百花使之越加绚丽多彩。正如那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不争亦不抢,终是在高洁中消散生命留下万古长存的清名。

它虽终销声匿迹,但在来年的冬季里,无论严寒有多么冷酷,无论冬风有多么刺骨无情,在那个高高的悬崖上也终将有一朵傲梅在寒风中飘摇,但却永远地屹立不倒。而那些被百花所遗忘的冬季里她终将独占鳌头,一枝独秀!

今天,走在荒芜的悬崖下仰望,虽只余一棵枯枝在颤巍摇曳。无须烦忧,但在不久的漫天飞雪中,终会开出一枝又一枝令人瞻仰的傲骨之梅,吟唱着更加动人心弦的空灵妙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