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囊

时间:2016-10-28 12:33:06 | 作者:缇法

这是一家古董店,憧憧烛影,古色古香的雕花龙纹镇纸,造型典雅的檀香木盒,线条优美流畅的白玉笔杆。这其中的一切都使人沉浸到中世纪的古典氛围中,仿佛置身大宋或盛唐的世族大家中。

犹如一场梦,千百年后的梦,抑或千百年前。

于是我走进。

房中闷热,身旁的香炉不紧不慢地吞云吐雾,熏得满屋空气呛人。紫檀靠背椅镶着大理石,缩在曲足香案后。一个女子危坐其上,年近花甲,手握折扇,神色淡然,想必是老板了。我向她微微鞠躬,她欠了欠身。

“坐罢。”她的声音平板。

我陷在真皮沙发里,如坐针毡,偷眼打量着四下。

烛焰憧憧。水落杯中,铁观音翻涌在水面,滚动的绿色,醉人的香。她用食指勾住茶壶柄,关节发白,清癯的面容水汽中模糊。

她放下茶壶,红木八仙桌“笃”的一声响。沉默地坐着,气氛僵了。

她是古玩大家,名声在外。今天下安澜,不少人慕名而来为求一珍宝,我亦不免俗。正寻思着措辞,她开了口。

“这儿的东西,一概不卖。”

我感到懊恼极了,失了尊敬,执拗道:“这可不是一家古董店?”把“店”字咬得极重。她一语不发,定定地看着我。片刻后,“罢了,”她道,“给你讲个故事吧。”

铁观音茶散着热气,我抿上一口。随着她平板的语调,热气渐散。

她生逢乱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世,自小迷恋古物。父母深信“女子无才便是德”,每日缝缝补补似乎已成宿命。只是仍梦想做一个收藏家,对女红兴致缺缺。父亲本是官员,一不留心太阿倒持,引祸上身,荣华富贵黄粱一梦。本想背井离乡,无奈母亲安土重迁,媕婀不定,事情因此而搁置下来。无奈乱世,几声枪响她与父母天人永隔,被迫在外流亡。到底乱世,文物古玩之类,贱卖者有,失落者有,遑论损毁者何止千百!她虽也有些余资,但家道已中落,尽力购下几件再无余钱,开了这家古董店,生意惨淡,业余只得靠女红为生。如此坚持二十余年,古物数量渐多,已具规模,她终是圆了梦;世态渐安澜,古董之类销路渐开;她名声亦渐起,不再为生计发愁。所积下的古董价值令人咋舌。她却不再做生意,店面还留着,只为供人欣赏。

白云苍狗。铁观音由热转温。

“这儿每件古董都有它的故事,”她淡淡开口,“卖了怎么舍得。”

我不语,心中满是感动。

是她的梦想陪她至今。二十余年前她背井离乡,茕茕一人谋生,除了梦想一无所有。如今她圆了梦。

香炉悠悠吐息,叹息或释怀;烛焰憧憧,火舌翻卷前世今生。焚香爇烛间,千百年的梦续着她的梦;茶香氤氲间,古色古香活色生香。

铁观音浮在水面上。茶冷透了,故事完了,若是说书的,醒木也该响了。可她的梦还没完——完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