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

时间:2016-11-01 11:57:16 | 作者:梁靖丹

半夜时分,寒风凛冽,卷起大西洋的浪,重重地甩向岸边,迅猛得如野兽般,毫不留情。矗立在岸边的破旧灯塔,摇摇欲坠,却仍不屈地发出耀眼的光芒,给迷茫的人们指明方向,虽然这一带已鲜有人迹。

“该去看看那煤油还够不够了”,年迈的格列夫自语着离开温暖的被窝,拿起床边沾满灰尘却依旧跳跃着火焰的煤油灯,登上那通往塔顶的楼梯。破旧的楼梯被这样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压得“吱吱”作响。

添了煤油的灯塔明显变亮了,在漆黑的夜晚发出耀眼的光芒。格列夫喘着气坐在塔楼的窗下,体力确实不如前了,他叹了口气。午夜的钟声响起,勾起了格列夫久远的回忆。

“嘿,格列夫,你敢去跟那位美丽的小姐搭讪吗?”一位贵公子带着两个跟班来找渔民格列夫的茬。

格列夫瞪了他们一眼,不做声,低头继续修理捕渔工具。

“你这个贱民,我就知道你没这个胆量,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哈哈哈……”刺耳的笑声充斥周围。格列夫怒了,站起身,向那位小姐走去,只因为不甘为“贱民”。

可是,在那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中,年轻气盛的格列夫却因“与贵族搭讪,调戏贵族小姐”的莫须有罪名被判入狱三十年。

三十年啊,十年人事已几番新,何况三十年。出狱后的格列夫孤身一人,陪伴他的只有那满腔的恨,对贵族的恨,对这个社会的恨。他决定在海边隐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居起来,他觉得只有大海才能让他心情平静,他爱大海,也爱那些如他般与大海为伴的渔民,他想为他们做点什么。于是有了守塔人格列夫。

风越来越大,卷起千丈巨浪,“今天的天气真是糟糕啊,希望渔民们都能平安归来吧”格列夫站起来对着大海深深祈祷。突然他看到在翻天波涛中有个白点在上下沉浮。他赶紧加亮灯塔的火焰,是的,是一个人。他不假思索,赶紧冲下楼,冲向自己的小船,丝毫不理会那如魔鬼般咆哮的海浪,直冲那漂浮的目标。近了,近了,格列夫来不及多想,纵身一跳,一如当年般英勇,一把抱住那即将沉没的躯体。一个照面,格列夫呆了。果真是天意弄人,格列夫怀里抱着的竟是自己痛之入骨的仇人——当年的贵族公子!此时此刻,格列夫的心潮比翻天巨浪还要厉害,生与死,爱与恨交错心头,难以定夺。然巨浪不容他多想,一个浪头过来,他明显体力不支,救与不救,就在一念之间。恰在此时,灯塔的光映照过来,格列夫的内心突然亮堂起来,他是渔民,他明白灯塔的意义。他竭尽全力把贵族公子拖回岸边,自己却因体弱力衰而一倒不起……

清晨,耀眼的阳光洒满大海,海面平静得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岸边,一个身影正对着一具已变得冰冷的尸体号啕大哭……

那座破旧的灯塔被翻新了,塔楼还在,有一个人日夜守着灯塔,灯一直亮着,照耀那些未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