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时光,幽幽花香

时间:2016-11-07 22:18:29 | 作者:黄铭威

写风,写雨,写尽人间悲欢离合。

爱酒,爱花,爱透天下阴晴圆缺。——题记

那个还是繁华鼎盛的王朝,你凭着一个放荡不羁的心,写下清新婉丽的《浣溪沙》。书香世家的熏染,你养就了温柔与儒雅。那是一个绚丽的时代,你如涓涓小溪,穆然流过时光。

惊起的秋风掠过你醉人的面庞,一页残梦在你发中吐出绿叶。

一圈圈远去的涟漪,是你一如既往的哀愁。那个余温尚存的昨天,摸起来竟然钻心的疼?

那是个风雨飘摇的年代,如江南烟雨,朦胧而捉不透。只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些许彷徨也无助。破碎的江山,懦弱孤傲的王,被金兵掳掠异乡。你独倚月窗,千丝万缕的乡愁,束缚着年轻虚弱的心灵。那支新婚插在头上的红花,在夜中默默地凋零。

盘古的巨斧丢弃在宇宙的尽头,宙斯的雷电在哀鸣。一段愁思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插进你的胸口,吐出一口嫣红。月华在地上借了一角浪漫,在你心中又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你坚守着赵明诚的归来,等待江河重新恢复光照。

最后一曲伤殇,在远方的琵琶弹起。你那深深的叹息,穿越了历史的卷轴,在世人耳边想起。无奈,无助,无依,无念。

一切归于平静,只是他一直未回,你寻寻觅觅良久,最终只能举杯消愁,只是三杯两盏淡酒,浇不灭,心伤旧痕。

明月清风此夜,想起相思红豆,想起莫名的甜美。

或许这就是人生,只是美人自古多厄难。

或许这就是宿命,兜兜转转,便是尽头。

朵朵蒲公英迎风飘絮,埋葬着我对你的倾爱。

旋转的流光,映出了你蹁跹的身姿。影子述说着黑色的光明。时光带走了你,而我只能在时光的一头,眺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