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得梅花一缕魂

时间:2016-11-09 11:21:26 | 作者:梁倩娜

她已经走了,也许这是诀别。

她深爱梅,写得最漂亮的字是草书的,行书的,楷书的“梅”,她也只会画墨梅。

一树枯枝,简洁地斜倚着,在飘零的冬季轻轻颤抖着,哀美,孤寂。纤巧的几片花瓣片里的花蕊是几乎看不清的的浅黄,暗香弥漫,揉合在片片飘飞的雪花中,扬起了一个梦,那梦不适在红尘中摇曳。她叫阿希,这是她的一幅画,心里的画。

和她相识,是在山间开满野花的季节里,她做了我的邻居。她只有一个祖母,两个人一起生活,清静,却也带着一丝不明的寂寞。

一次曾从远方给她带来了一枝梅,只有一枝,清瘦得有些憔悴,正如她。她几乎是欣喜若狂地接过了它,小心地插在一个透明的花瓶里,加上同样净亮的清水。然后她褪去腕上的红绳,仔细地系在花枝上。她笑说:“这是奶奶去佛堂求的,给了我,我给它。因为我希望它活下去。”

阿希天天照料着绮窗前的寒梅,细长的手指备受冬风摧残,信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护着一个花一般脆弱的信念。可是最终,花季来临,梅却凋零了,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这是宿命。再后来,她把那枝梅抛落河里,“就让它随水飘到天尽头吧。”她默念着。

一年后,她要走了。“我的预感告诉我,我该走了。”她淡然地说。她一直有病,一直断断续续地治疗,苦难不许人崩溃,她从小就知道了坚强。我紧握她的手不放,“真的要走了。雪总会化,花总会谢。奶奶告诉我,世事无常,要看得洒脱。听说那里有梅花,我会寄给你的。”她已决定勇敢地承受一切要来的,该来的事情。“还会再见吗?”我问。“忘了吗?我叫阿希,希望的希,让我们都怀着希望吧。”阿希轻轻挣脱我的手,转过身走了。

从她身上,从那年的经历里,我学会了一些东西,那也许是我一生中再也得不到的。冬天又快到了,我写了张明信片给她:已见寒梅发,复闻啼鸟声。愁心视春草,畏向阶前生。我们远隔天涯,她收到明信片的时候,梅花应该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