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你

时间:2016-11-16 09:57:04 | 作者:刘雨欣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一首《天净沙秋思》,勾起了我对你的无限念想。

放眼望去,是一眼也望不到边的路,宽阔的道路在果树和房屋的陪伴下,一直向前延伸,直至尽头。农田里,清澈的溪流缓缓流淌,流向那属于它的释放自我的舞台。夕阳余晖,有炊烟相伴,更显安宁、祥和。那,便是我记忆中的你——故乡。

在你之中,那条石子铺就的道路显得分外显眼。不因有它,只因它贯穿了你的身躯,只因它联结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只因它成为许多孩子游戏的天堂……

街道的拐角,便是我的天堂。

小时候,拐进街角,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幢幢重重叠叠的房子,房子之间,形成了一条条小巷。小小的我们,穿梭在大大的房子之间捉迷藏,往往从这条巷子里跑出,就只见一个模糊的身影窜进小巷,待我追上前时,人早已不知去向。即便如此,我们依旧玩得不亦乐乎。

长大一点,街角的一间小铺便成了我们时常光顾的对象。不光是因为去舅舅家时我们顺路经过,还因为小铺里的主人很喜欢我们,对我们也很好,常常给我们塞一些好吃的东西或好玩的小玩意儿。要知道,对于当时的我们而言,花花绿绿的糖果包装可是实实在在的俘获了我们的心。我们总是甜甜地叫他们一声婆婆公公来满足我们的胃。

记得有一次,婆婆给我们塞了一袋子麦芽糖。一根小木签,上面粘连着绿的或橙的圆形糖果,外面再用透明薄膜包裹着,十分诱人。我们兴奋地一路上两眼放光。可是,到了家门口,我们却犯了难:这段时间,我们吃糖的次数过于频繁,皇天不负有心人,长时间的“造反”终究还是换来了母亲的黑脸,她几天前才告诫过我们,不准再吃糖了。若我们此时进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望着二楼的窗户,我灵机一动,对姐姐说:“要不把它吊上去吧,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绝对不会被发现的。”两人一拍即合,就开始行动了。我像个没事人一样走进家门,东翻翻,西找找,终于让我发现了绳子的踪迹。我攥着绳,左右望了望,见没人注意到我,就急匆匆地上了楼。跑到窗边,我一手攥着绳子,一手将绳端放下,待姐姐把它扎好,就小心翼翼地把它拉了上来,等到我的手触碰到袋子的那一刻,我的心有如一块石头落了地。与此同时,姐姐也来到了房内。

我们轻轻关上了门,对视一眼,又扫了扫桌上的战利品,一齐毫不顾忌地大笑出声。接着又迫不及待地从中抽出一根,揭开薄膜,唯留唇齿将它的味道细细品尝。

没过多久,楼下传来了妈妈的叫声,要吃晚饭了。我们匆匆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收拾好就下了楼。到如今,麦芽糖的味道仍留在我的记忆里,未曾散去。

再长大一点,当我发现自己已能够到街道两旁垂下的果树枝时,我又找到了在街道上行走时的一大乐趣。每到夏季,看见别人家的荔枝成熟而饱满,我总是情不自禁地伸出自己的手,摘下一个两个来感受它们特有的清甜与芳香。

在记忆中的街道里,我留下了许多许多,那是我成长时留下的脚印,也是我最弥足珍贵的回忆。

如今的街道,没有了果树的陪伴,只有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楼房。农田里,小溪没有了,只有泥土显现出它的无奈与孤独;街道处,小巷还在,只是少了当年那帮孩子的身影;拐角边,小铺还在,只不过婆婆公公都已经老了,腰也驼了,零食小铺也成为他们的家了。

是啊,时间过去了,当年的小孩子也长成少年了,当年的村庄也越来越朝着现代化发展了,这是好事啊。可是,为什么,我还觉得有那么一丝不舍和难过呢?

今晚,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让我做一个美梦吧,回到过去的故乡里,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里,回到记忆中的你那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