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的家

时间:2016-12-04 19:59:38 | 作者:张梓瑄

每次上完课,我总会让疲惫的身躯倚靠在松软的沙发上,小憩一会,或静静地环视着客厅,或与父母谈论学校发生的趣事,或让家人说说我小时候的奇事。

奶奶说我小时候曾吞过蜗牛,差点把她吓死。爷爷说我小时候吃饭时必须在桌上留下爷爷的位置,并且让我坐在他的大腿上,否则我会哭闹不停。说有一次,爸爸的朋友来了一桌,没有爷爷的位子,硬是让爸爸站着,我坐在爷爷的大腿上吃。

记得一年级的时候,在外面“疯”玩时,父母总让我回家早点。可我总放不下那玩的心,不是奶奶就是爷爷抱着脏兮兮的我回家。

自从读书起,奶奶总在我走之前准备好一切,让我带上水壶和干粮。每晚学习时,母亲总不会忘了在书桌上放上一杯豆浆。有时在餐桌上,从外地打工回家的父亲和母亲说一些那时我听不懂的话:“萍水相逢,尽是他乡客”李白再飘逸也会“低头思故乡”,杜甫再无私,也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知道“家书抵王金”。

还记得,读七年级,一个宁静的中午,同学们都趁着空闲的时间闹着。只有我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坐在位置上发呆,嘴巴张都不敢张开,生怕触碰那口中顽皮的“泡泡”。要是不小心碰着了,那刺痛的感觉就像蚂蚁爬上了全身。在座位上发呆的我,被同学的一声呼喊“你妈妈找你”给钩回来了。

“不是吧,她应该只是路过吧?”我的母亲是一名忙碌的教导主任,她出现也是理所应当的。

“不是的啦,是找你的!”同学急了,直接就把我拖了出去。

母亲一只手拿着下火的药,一只手拿着棉花糖。

“嗯,给你。”母亲把手中的棉花糖递给了我,同学都以羡慕的眼光看着我。之后,母亲又亲手在我嘴角边上敷上了药。走时,微笑着拍拍我的肩……

当流星划过夜空时,我第一个愿望就是,我的家,乃至整个世界的每个家都是和谐的、幸福的、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