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磐石

时间:2017-01-07 10:23:08 | 作者:吴迪

水从青石的额头渗出,一滴、两滴、三滴……汇成了一练清泉,它抚平了石头,邀走了沙石,淌过河边青草,走啊走!来到大海,以为找到了自己眷恋的归宿,可当它们揉开朦胧的睡眼,发现自己变得那么轻盈,与空气溶在一起,又被天空贪婪的吸收,自己又如浮萍般的游走漂荡,生命的气息也如游丝般不可捉摸。飞过树林,它触摸着树叶,那么清香与温暖。可是风儿吹过,不留一丝痕迹,它无法拥抱它们,看着日暮归巢的鸟儿有那么温暖而快乐的位置,它流泪了,却又转瞬化作烟云。水的泪珠会是怎样呢?那是怎样一种透明与清澈的绝望,既然选择了做一滴水珠,便注定要随波逐流,没有自己心仪位置的选择权。

落花从树枝上旋转,跳跃以它那绝美的韵脚勾勒出自己的美,与被风扯开的青烟相遇在一起,同是找不到位置的天涯沦落之人,那是多么刻骨铭心的孤独与悲伤,留给他们的永远只有满地堆积的愁惆与无奈,还有那残阳如血后的心情,别了快乐与兴奋,它们只能在漫漫长夜中呆在被遗忘的角落里,听着风的呼唤而到处漂泊、流浪,最后腐烂、消逝。

藤蔓植物伸展着自己柔弱却又如针般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的藤蔓寻找着,攀登着,若是遇上高大、挺拔之土便附合、谄媚着,以各种方式变着法儿式的依附着它,于是它有了螺旋般的触丝,用它来迷惑对方,对方被那如梦幻般却又如栗花般的旋状所欺骗,最终藤蔓死亡,抱住树干吸取它的营养,藤蔓以这种“高明”的手段节节升高,不断垂涎着更高的位置,然而高处不胜寒,高处的位置也有高处之难,在这里,他并不快乐,遭受着其它生物的白眼和唾弃,它也终于在秋风中干枯。

唯有山涧的磐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守在那里,与路过的流水打招呼,与漂过的落红问好,与漫过的轻烟微笑,当然也木然过在它身边破土的藤蔓,它注目日月星晨,俯听潮涨潮落,笑看云卷云舒,但是它坚守着这个位置一万年也不改变,于是人们结下了“磐石无转移”之约,见证不变之爱,这个位置欢乐如潮水般涌来,正是磐石内心所找寻的。

其实,每个人都如流水、落花、青烟、藤蔓、磐石一般,有些人随波逐流,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有些人用尽各种手段去寻找自己并不喜欢的位置;有些人则坚守自己内心向往的位置不动摇。

触摸磐石,我想我懂得我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