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恋

时间:2017-03-15 21:43:33 | 作者:崔梦凡

苏州的轮廓便是纤巧而秀美的,荡漾的碧波将苏州滋润得柔婉而优雅,若丁香一般,一顾倾城,二顾倾国。

当清晨的第一缕晨曦透过微薄的雾气,流水荡漾的韵律在耳旁渐渐清晰,马蹄在青石板上踏过的足迹向远处延伸,江南的烟雨长卷慢慢展开,我仿佛看见墨色渲染的画轴中一个撑着伞的丁香姑娘迈着翩跹的步伐向我走来。

水在这个江南城市随处可见。蜿蜒曲折,穿城而过的小河映出的是明晃晃的波光,犹如小姑娘烂漫的笑容。城中不出名的小河没有闺秀的娴静,却不失小家碧玉的活泼天真。木船挤在玉带般的小河之中,河面上浮着淡淡濡湿的水气。木橹荡开的波纹,在一圈圈的延展中归于平静,吴侬软语的苏腔苏调,融在水中,音即是水,水即是音,这该是从水中孕育出的一枝清荷,荷香不绝,音韵袅袅。

苏州的水是平常人家的点缀,也见证了王朝兴替、悲欢离合。我在虎丘剑池看见的那一潭墨绿色的潭水,蕴蓄着无穷的秘密,深邃辽远。下面埋葬着吴王阖闾的荣耀?抑或是后人妄加的猜想,一切无从知晓。它墨绿色的眼睛,倾诉着太多,我追逐着它离合的神光。读懂了,明白了吗?几千年的历史,沉浸在这一潭绿水中,成就了苏州的又一段文化,又一页篇章,却留给后人无尽的猜想。水滋润了苏州,丰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富了苏州,也是历史留给苏州的千年绝唱。

人去了,朝代灭了,水还在。这便是苏州永恒的魅力所在。在西施曾经梳洗过的两口井旁,沉鱼的容颜渐渐淡在这口井中,沉淀在深邃的井水中的是少女的幽怨和无奈。胭脂影、千年泪;水千年、城千年、人千年。

苏州是水韵的,水赋予了城市生机,赋予城市历史,是江南永恒的画面。烟雨蒙蒙,这幅画卷上的背景,也一同与时间一起,被镌刻在苏州两个字中,如同它的名字一般,朦胧却永不褪色。

在虎丘一处不起眼的景点“万家灯火”处,我看见乳白色的雾气在山岗间泛起,阳光渲染出淡淡金色的晕圈。在城市林立的大楼中,还依稀可见远处的塔影、烟火,不知几百年前的人们,是不是也看到了烟雨江南中袅袅升起的炊烟,迷蒙成梦境的雾气以及时光中历久弥新的塔影。

苏州大约是适宜画水墨画的吧,只有烟雨烘托的城市,才能在墨韵中寄托玄远渺茫的意境,也只有墨香才能渲染烟雨江南的梦幻与朦胧。

苏州,是镶嵌在古老的红木框中一幅余韵悠长的画。从历史的长河中走来,每一页,都是时光冲刷过的痕迹。

在这个宛若梦幻的烟雨江南中,我迷失在水韵苏州中,迷恋那在细雨中撑着油纸伞的丁香一般的姑娘,追寻着她的足迹,流连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