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时间:2017-04-09 22:04:43 | 作者:单周舟

那是我梦中的桃花源,是我灵魂的栖息处。满园尽是洗也洗不净的春色。目光及处,花花草草亦别有一番风味。

时光穿梭回童年。

寻常不过的农家小院,榆树、菜畦、土狗,却编织了我的童年。茅檐低矮,却足以容纳孩子的童真。茂密的爬山虎缀满菜园的篱笆,墙角一簇簇蒲公英长得正好,夹杂着几朵明黄色的小花。我喜欢摘下那一团团的小绒球放在手心,使劲吹一口气,羽毛般的小绒球随风飘散。园中几株果树长得正茂,上面鲜美的果子更是我的最爱。

雄鸡鸣晨,顾不上肚子空空,步履蹒跚着与外婆走向田间。把种子埋在刚挖好的一个个小土坑里,或蹲下身子抓一把泥土玩,看细土从指间流走,偶尔会被藏在土里的扭着身子的小蚯蚓吓得哇哇大哭。玩累了,就一屁股坐下来,也许会随手从菜园的果树上摘几个熟透的柿子吃,汁水甘甜,醉了一颗孩童的心。

虽非饕餮盛宴,却依然回味无穷。

袅袅升起的炊烟,奏响了乡村生活的乐曲,温暖的一天刚刚开始。屋里摆着四方小桌,桌上新鲜嫩绿的蔬菜散发着淡淡清香。低矮的灶台下火势正旺,跳动着红彤彤的火光,人们的脸庞上洋溢着温暖和幸福。丝丝缕缕的麦香充盈着灯光昏黄的小屋,家人闲坐,分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享一天的趣闻,热闹的说笑声称着星夜的宁静,在耳边回响,在心中流连。

时常面对一碗普通的面条陷入回忆,回想着外婆亲手做的手擀面。面条没有市面上机器切割的那般完美,但一根根爽滑而富有弹性的面条抻得长长的,绵长得就像我对童年的回忆;却又短短的,短得能勾起我对外婆的思念。

思绪百转千回,唱不尽,说不完。

那小小的院子,流淌着时光,镌刻着曾经。如今再次想到那小院,我也只能会心一笑。总如此,来不及留恋,来不及飞扬,来不及期许,来不及珍惜和收藏,岁月便已悄悄流逝,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记忆中的碧云蓝天渐渐模糊,不得不仓促地将它一一记录。园中应还是风和日丽,充满欢声笑语,可我进不去。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忽然忘了如何开始,在那个遥远不复来的夏日……当我猜到谜底,才发现一切已逝,岁月早已换了谜题。

那段纯真朴实的时光,无论从哪里读你,都完美无缺。我用想象的画笔将你描绘得斑驳多彩,珍存那早已远去的、不复存在的童年。

年华似流水,带来几许遗憾。去年旧月,物在人在;今时今日,物是人非。花月风雪,种种物事牵动愁肠,唯有在记忆中怀念,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