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静好人未老

时间:2017-04-22 21:03:35 | 作者:张瑾

江南小筑,湖畔青石板上的油纸伞,还有那个身影,映出的是无尽的思念。

——题记

江南的清晨烟雨朦胧,古木的檀香小筑里经文诵的甚缓,莲花湖畔,那女子撑着伞望向远方,泪眼婆娑,忽然,睫毛轻颤,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那清澈的脸庞,滴嗒入湖泛起荡向远方的涟漪,而遂又与雨水混为一体。

那远方,有她的家。不知当年,她是如何在滚滚红尘中远离了那座拥有她的气息的破碎的城池,只晓得,她那纤纤玉手一次又一次地掀起挡住她与家的车帘,满满的不舍,却又只能化成那泪珠,落在掌心。

雨停了,薄薄的轻雾幽幽升起。女子将伞收起,放在湖畔的青石板上,但并无要归之意。她轻垂下头,摆弄着腕上的银手镯,叮当作响。也许,那是临行前母亲赠与她的唯一的念想。在她心里,这如画的江南山水,还不及那早已破碎的远方城池的风景,是啊,那有她最美的回忆。当年,每每柳下有瑶琴声响起,她许都会起舞和上一曲,那身影仿佛映当年惊鸿之影;家的一切都会让她情不自禁执笔作诗于折扇之上,作文https://Www.ZuoWEn8.Com/那墨香应是她此生嗅过的最清新的气味。而如今,世事早已不复当年模样,涓涓心事也都只有说给自己听,或者,抱着长相思在林中抚琴轻唱,能听懂她的悲欢的,怕也只有那连绵的群山。

到了夜晚,她静坐于屋檐下,听那远方传来的歌声,歌声细腻如她的发丝,一缕一缕在唤她归去。也是,在这举目无亲之地,每一个夜晚对她来说都是残忍的。但,命已定盘,纵使颠覆一切,只怕也无法改变离开的结局。在这个夜,也就只有湖畔上空的星陪她不孤寂。夜里的风夹杂着丝丝花香,这花香氤却勾起了往日之情,而此时的她多么只想化作浮萍躺在湖心,陪家人共泛岁月的涟漪。

如此一夜,天便又蒙蒙亮了,她就又撑起那把油纸伞,在细雨里走向湖畔。对于她,流年静好,也恰好。雨打湿了眼眶,她俯身捧起湖堤的流沙,她多么希望能成为那捧细沙,一起和亲人恭候春夏的轮替。但,她又只能将思念化作那清风送到那座城池。蓦然,她微启朱唇,喃喃道:“愿流年静好人未老。”说罢,又是一滴泪,将她的思绪化作涟漪荡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