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声

时间:2017-04-26 20:07:01 | 作者:邹航航

不知为什么我喜欢它。它总是一种淡蓝色的水,一种没有刃的锋刀:它总是穿着白色天使般的衣服,带着装满忧伤的眼神。

就是那笛声,我很喜欢它。

它的旋律很轻柔,就像故乡的那条河。

河从村子的西方一直穿过村子。千百年来她从未干涸,奔流不息的河水,在这里慢速度,表现她温柔的一面。顺着河,两岸有许多杂草,但总有光秃的地方。因为那里常有人的踪影。洗衣服的是我的母亲,钓鱼的是我的父亲,那在小池边扑打水花的是我,或是我的弟弟。她总是无声地流淌着,目睹这一切,但无声地欢笑怎是我能觉察。有一天,一个醉汉跌进了河里,他死了。他是我同桌的父亲,我的同学把石头扔向河,想填平她。我知道,死亡不能怪她,她也无能为力。水流遇上桥孔,形成小旋涡,那水声她失子的哭声。

它的旋律跌宕起伏,就像我门前的桃树。

未出世以前,那棵桃树便存在了。对于我它是童年的一条链,一根线,串起一切。春去东来,故乡也不断地随时节变化。生机,热烈萧索与死寂,四季周而复始。

我还记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得,我们几个孩子在桃树下比谁爬的高。当时,我年龄最小,没有参加。他们爬得很快,我就兴高采烈地欢呼。他们一上一下,桃树的许多枝桠都断了。而我,等他们走后自己试着爬。好不容易爬上去,太高兴了,脚下一滑,我要摔下来了。我拼命乱抓,终于抓到一根断枝。我不肯松手,这时树枝彻底断掉。我还是摔倒了,于是哇哇大哭。大家都跑过来笑我。

第二年,断了的枝桠又长出新芽。新生的叶子继续呵护整个村子。

它的旋律悲伤又带着温暖与渴望。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我喜欢它。因为那是家的感觉,像是摇篮曲。但家不应该悲伤?可是,我离开了它。

当我想着手写家时,无法动笔,因为不想写,还是因为写不出?

这笛声,我真的很喜欢。因为那无刃的刀锋,那天使的忧伤,刺痛一颗游子的心。每当它奏起,我的心都会被拨动,甚至划伤。心的牵绊有另一端,是心,是母亲,还是那个村落。只有笛声的拨动,我才意识到那端痛苦地存在。

背对故乡,我远离它的炊烟。有一个人在招手,要走了,那是一种滴血的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