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需跨过去

时间:2017-05-07 10:23:39 | 作者:洪启予

北岛在《城门开》的序言中写道:我要用文字重建一座城市,重建我的北京——用我的北京来否定如今的北京。

西方有位学者讲道:欧阳江河的诗太复杂,北岛的诗太朦胧,这是他们为什么在国内并没有广泛读者的重要原因。而相反,在国外他们的讲学或朗诵会常能引来多数知识分子的“围观”。

并不是想要讲述东西方的文化差异,这一点于我过于复杂与深奥。只一个例子,这确是属于沟通障碍中的,难道我们要去将其摧毁吗?

文人总是这样,常用文字来夸耀自己内功。

其实很多时候,面对障碍或是不可言说的矛盾,不能总用征服,不能总用摧毁的手段来使之消灭。正确地面对现实,当这个问题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去解决时,鼓足勇气,我们迈一大步,只需跨过去,障碍依旧是障碍,它依旧存在或许它会永远存在,但我们的“跨”,却是一种自我超越,自我肯定。还有什么要比精神的满足更值得我们慰藉作文Https://wWw.ZuoWen8.CoM/

诚然,有些矛盾、障碍是我们无法避免或者是无法解决的。人的力量与意志的确是伟大的,但并不需要尽其所能的去毁灭,更大的障碍并不是实物,而是心灵上的匮乏与无知,在这些时候我们应将其进行适当的调节,用温情做最好的催化剂,或者是尝试另一种方式或途径。而这些,仅在于我们的选择。巴尔扎克的“我能摧毁一切障碍”的宣言在我看来,不过是文人醒着做梦时的一句戏言。

但是,更关键的是,我们在矛盾与障碍前不能放弃。解决它的方式有数百种,但直接缴械投降只是一种自我贬低。人的尊严在于思考,人是一根能思考的苇草,我们的悲哀在于输给自己,在于没有经过挑战的历炼而放弃。

我们不需摧毁障碍,也不能让障碍来毁灭自己。给予自己尊严,用会思考的头脑来面对障碍,只需迈过去,纵使是一根渺小的苇草,我们也能超越自身的极限,获取精神的鼓励与自足。

我们只需跨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