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如是

时间:2017-06-08 12:07:20 | 作者:袁枫

我总认为,回忆是对往事的补充和诠释。

——题记

人生的道路可窄可宽,可长可短,生命中的回忆很模糊,时隐时现,时少时繁。

我的回忆中,很少有古人。因为他们终归是已作古的并且其中的大多数是被文学化了的人物。而我,从没有真正了解过他们。回忆起他们时只有美与丑,善与恶,功与过,这里面融入了太多太多极端的情感因素。也许,到头来,他们会在我的回忆中失真,我也因回忆变得单一固执。对于古人,我们常人只需要了解,回忆他们是学者大师的事情。当然,也许最后,我们所了解到的正是他们的回忆,我们出于种种目的,再拾起那些回忆继续回忆时,他们的回忆在我们这里已经变得十分轻薄了。

把回忆留给生活,留给我们的一切经历,留给许许多多可见可触可知可感的人、事,也就足够了。

有人说,没有回忆的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叛徒,因为他丢弃了历史,也放弃了未来。

我说,回忆是一种消遣,在消遣之前总是经过身体、心理或喜悦或痛苦的生活过程。

回忆自己却说它不过是生活的附属品而已,既然决定不了自己的生死存亡,它便学会了放任自流,随遇而安。世界很大,有思维的地方很多,它的家也太多太多。所以对于生活,它不着急。

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忆很特别,穿梭于古今中外,也不停地变更。偶尔还昭示远处的未来,显得神秘与悠久。但久了,你会发现回忆总是及时地披着美丽的外衣。这是人类思维的共性。他们往往掩埋痛楚、灾难、罪恶,怀着种种沉重、复杂、忏悔的心情,轻易地躲过回忆,继续着或好或坏的生活现状,但也许平静时,他们会偷偷地私下里坐下来,也写些什么,录些什么,发泄心情,回归久违的本身,如同巴老的《随想录》。但我没有读过它,却很想读,不为别的,只想体味巴老的对待人生的莫大勇气与高贵品德。

仔细想想,把美好加诸于回忆,的确合适,也很必要。毕竟人类从来没有共同享受过一种至纯至爱的精神财富,但,也正因为有了回忆,人类亦从来不曾同时被消极的情感左右。回忆为每一个拥有它的平等的人,筑起一道屏障,酿出一坛蜂蜜,需要时,便阻挡风吹雨打,淡化酸甜苦辣,给人生一个机会,给生存一个理由,给灵魂一个安慰,给希望以更大的希望。

浮生如茶,回忆是杯中的新绿,翻卷各种曼妙的姿态。生活就像品茶,无论品出的是清涩,是微苦,是无味,还是最终的清新余韵,近处,我们嗅到的茶香缘于茶叶,而远处的生活之香则缘于回忆。

回忆缘于生活,当生活成为回忆时,人便回归生活,准备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