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

时间:2017-06-10 10:45:29 | 作者:张静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每次读起这句诗,心中便激起一阵荡漾。

我喜欢野草。

它没有花的鲜艳,没有树的高耸。它最不起眼。是世间最普通的生物,它遍布全球,戈壁上,悬崖边,石缝里……

对野草的印象,大约是在最近。

遇上好天气,决定去爬山。也是这一趟,让我和野草邂逅了。我爬山爬得累了,便一屁股坐在地上,父母怎么拉都拉不动,我转了个身,愣住了,我看到了世上最美丽的风景——石缝里破土而出的小草。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摆不定。我以为是一个绿色的精灵在舞蹈,细细一看,它叶片上还弥留着丝丝为了突破石缝而粘上的土砾,看似柔弱的茎支撑起上半部分,而它的根牢牢抓紧泥层。

我被他的精神所感动。

它是一根野草,没有温室里的草的肉感,它的叶片不是那么饱满圆滑,它倒有一股干劲,虽瘦,却很有有力量。野草生命力顽强,不如此,又怎能钻破石头,从石缝中诞生呢?我喜欢的,是野草,而不是花园里的草。野草生活在艰苦环境中,靠自身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力量去生活,去寻找生存的条件。而花园里的草,无忧无虑。渴了,有人浇水;生病了,有人照顾;变天了立马就有人搭棚挡雨,一个个长得圆润圆润的。但只要让它们到外面的世界,失去人类的庇佑,一个比一个死得早。

野草这种精神,使我回忆。

我的爷爷,是一个农民,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他像野草一样,看起来瘦弱,但总有使不完的劲。每次下地干活,扛上锄头就走了。太阳照的火辣辣地疼。爷爷背上的衣服已经湿了,粘在背上,清晰以见脊梁骨的印记,而他却没有意识到,只是一个劲的干活,泥土和着汗水被翻新。爷爷看着自己的老朋友换了个面貌,发出爽朗的笑声,扛上锄头,哼着小曲儿,回家吃饭了。

每次回家,爷爷总会对我说:“人都应像野草那样活着,我们应该去面对生活给我们出的难题,去解决它们,去战胜它们。”现在回家虽听不到曾经的话语,但爷爷说的我一定会铭记在心。

每次路过那块地,仿佛又会听到爷爷那爽朗的笑声,看到他躬着腰,努力干活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