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成句,句成诗

时间:2017-07-05 12:14:04 | 作者:潇潇

仓颉造字,文明由此开启。文字连在一起,可以形成一个表达一件事的句子;句子连在一起,又可以变成表达情感和隐秘思想的诗。

而我,是极喜欢品味文字,咀嚼文字的。捧一卷诸子史籍,如啜饮清远的清茗,品香远而悠长的琼浆。万卷古今消今日,一窗昏晓送流年。品一品发黄的纸卷中所散发着的千年醇香,它是那么令人怦然心动,且沉且醉。

关于读书,我应是有一些发言权的。自小就爱看带拼音的故事书,长大看起国内外名著。幼时翻阅家中所有藏书,许多连字都认不全,当然是一知半解地。长大后重读,收货的是全新的见解和感知。

从《安徒生童话》,到王尔德和泰戈尔的诗集,书籍陪伴我的岁月悠长,见证了我的青涩与成长。书籍于我,是从不离弃的挚友,是谆谆善诱的恩师。我只向它索取,只为它提供安置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地,它却可以毫无怨言地等待我再度拿起它的那一刻。

我一直认为,市场上售卖的东西都有贬值的一天,它们受到的追捧只是暂时的,再风光也不过昙花一现。但书籍则不会,它的价值是越久越高。尽管它无法带给人们直接利益,它给人的智益与启迪却是无价的。且书籍不会挑人,皇帝可以阅读的书,乞丐也可以。它最大的妙处在于不同阶级、不同身份的读者,都能从中体会出别样滋味,造成了”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现象,正是推动文明不断进步的原因。

余秋雨说:”阅读的最大理由是想摆脱平庸,早一天就多一份人生的精彩;迟一天就多一天平庸的困扰。”即使如此,还是有人质疑阅读的意义。因为人的记忆终究有限,终有一天会全然忘记。忘记是必然,但它在身体里早就构架出了骨和肉,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