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度

时间:2017-08-10 22:49:32 | 作者:强哥

雨滴狠狠砸下,放学时天上像豁开了一个口子,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地上仿佛冒起了烟。

我飞快的跑进宿舍,却难免雨水的冲刷,身上湿的透彻,我胡乱地将行李收拾好,塞进后备箱中,钻进车里,长吁一口气,总算好了。汽车在路上缓慢爬行着,绕了半天还是被堵住了,阿姨焦急的等待,可是队伍好像并没有挪动,这时前面一个岔路口,阿姨一个右转拐进了我们陌生的乡村中,导航也似乎失去了作用,这是我们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到处游荡。

又到了岔路口,因前方施工,我们又拐进了一条小路上,刚开了没多久就到头了,这时岔路上又来了几辆车,堵住了我们的回路,阿姨无奈只好下车与他们交涉。此时的雨珠打在车窗上,瞬间将车窗盖住,雨刮器也跟不上节奏了。此时停在岔路口地还有辆电瓶车。是母女两人,也是接送回家的,俩人穿着红色的雨衣,女孩儿安静的坐着,低着头尽量不让雨滴打在脸上,那位母亲双脚伸直在外面支撑着车子,眼睛已经被雨水打的睁不开。

“我教你怎么走吧。”电瓶车车主发话了。她灵活地绕到我们前面拐进了一条小巷中。狭窄的小巷仅能容一辆车通过,阿姨想想他的新车,咬咬牙钻进了小巷中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我们小心翼翼的前行着,生怕哪里会刮坏。前面的拐角更是狭小,两边还塞上砖块儿。阿姨轻轻地拨动方向盘,我可以感觉到,轮胎与砖块的撞击发出撕裂般的吼叫。转过弯儿后却发觉电瓶车主停在那里,我恍然大悟,原来她是在等我们出来,看到我们出来她才放心。我心中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深深地我知道她就是我心目中的风度翩翩的“君子。”尽管是那么不起眼,绝对问题忘还是她的风度,却影响着我们。

我们停下来向他道谢,她摇摇头,微微一笑,眼角几条皱纹显现出来。“这说什么,应该的。”说白我们打声招呼,就离开了。这种感觉忽地从我心里冒出来,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云开,雨停天开始放晴,湿润的泥土散发着雨后的清香,风中参杂着温暖的气息。也许她就是我寻找的那位风度翩翩的“君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