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心结

时间:2017-10-18 21:23:54 | 作者:蒋彤奕

我总觉得母亲不够爱我,当早上别人的家长起来为儿女烧早饭的时候,我的母亲总是在被窝里睡觉;别人都是母亲送去上学,可我却是外婆送去上学……

这些事情千绕百绕,在我的心上结上了一个结,让我觉得母亲的爱离我很遥远。

“妈,我想吃橘子罐头,某某的妈妈今天给她做了一份橘子罐头,我也想尝尝你做的。”看着同学晒出的照片,我漫不经心地对母亲说。母亲愣了愣,她根本不会呀。可母亲没有拒绝我,而是在网上找起了菜谱。

很快,母亲买来橘子,坐在桌前小心翼翼地处理起了橘子。她将橘子一个一个地剥去外皮,再将橘子分成一半一半的,然后拿起一瓣,撕起了上面的筋络。第一瓣,她在撕筋络时用力过猛,将橘子瓣捏破了。第二瓣,大部分的筋络都去除了,可当她处理最后一条筋络时,又不小心把皮掐破了。“这个筋络也太难撕了吧。”母亲抱怨道,可手上撕筋络的动作仍然没有停止。我听见了,觉得母亲太夸张,就也试了试。用力大了皮就破了,用力小了筋络又撕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不下来。仅仅一个,就让我急得抓耳挠腮。我是发现母亲的困难了,心里有些愧疚,就帮母亲一起撕起来。

两个小时过去了,橘子瓣终于处理完了,母亲将橘子倒入锅里煮。这是已是晚上十点了,母亲不停地打着呵欠。为了不耽误我第二天的学习,母亲催促我赶紧睡觉。听到那话,我的结松动了。

第二天早晨,我刚一起床就看见桌上放着一碗橘子罐头。“母亲晚上应该煮了很久的吧。”我心里想道,觉得自己不应该看别人做了橘子罐头就也让母亲也做。

中午回到家,我尝了尝橘子罐头,橘子经过精心处理后吃起来十分甜,一咬嘴里就溢满了橘子的汁液。橘子的甜意涌进心头,化开了那繁杂的结。

我现在明白了,母亲是爱我的,这份小小的橘子罐头就足以证明。她为我制作自己不会的东西又何尝不是一种爱?她的默默付出又何尝不是一种爱?她虽不像别人一样,哦不对,母亲的爱是无法与别人相比的,我不应该总想着别人,而应该自己发现。这最后一道对母亲的误解的结也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