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深处的那片景

时间:2017-10-26 10:44:58 | 作者:徐晓洵

一方水磨,一爿瓦房,祖母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记忆中,心思细腻的她总能化古朴为神奇,用屋里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器具制作出一顿盛筵来满足我们的味蕾。

夜间云开,复得月光如铺雪,这朦胧的月色又勾起我记忆深处的那片景来,我仿佛又看到祖母忙碌的身影,又听到那水磨“呜呜”的转动声了…

从前,按照惯例,年前祖母总要给我们做一次年糕。记忆中的她高挽银髻,穿着浆洗得极硬的蓝印花围裙,两边的袖子卷起,露出细细的胳膊,脚上穿着一双她自己做的黑布鞋,玲珑小巧,总是一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样子。那双布满青筋的双手是那么刚劲有力,只见她抓住磨盘的手柄,踏着她平日劳作的节拍,缓缓地转动,不急不徐,不瘟不火,偶尔添一匙隔夜泡好的糯米,或者轻哼几句婉转的乡谣,那洁白浓稠的米浆就伴着那音符“滴滴答答”地落到了小木桶里,渐渐充盈,伴着米香。

小时候,每当祖母转起水磨时,我总喜欢坐在门槛儿上,静静地看那昏黄的灯光落在她身上,变成一件柔软的羽衣,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看挂在她脸上的慈祥的微笑,看她有条不紊地完成这一道又一道工序。在我心里,祖母、水磨、灯光、老屋宛然就成了一片最温馨的风景。

屋里温情融融,屋外月色清凉,黑夜寂寂,只有祖母的乡谣和水磨的“呜呜”声在耳畔回响,敲打着我的心扉。

经过了蒸、搡捣等工序后,原来乳白色的米浆就变成了一块米糕,洁白如玉,留有余温,散发着独特的稻米香气,祖母又取出夏天贮藏的艾草,和在米糕中,最后又在其表面洒上了一层金色的松花粉,这种搭配是祖母的原创。顾不得烫,我切下一块儿来,龇牙咧嘴地咬上一大口,顿时,松花粉的甜香、米糕的黏糯、艾草的微涩充满了我的口腔,夹杂着疼痛撞击着舌尖,我吐出舌头,用力地扇风,祖母被我的表情逗笑了,透过氤氲的雾气,我看到祖母的眉毛弯成两钩浅浅的新月。

晚风渐凉,我远远地望向如今寂静的老屋,才发觉时光的流逝。祖母已经不是当年的祖母了,而我也不是当年的我了,但是祖母推磨做年糕的情景依旧刻印在我脑海中,尘封在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