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光泽之下

时间:2017-11-29 10:53:11 | 作者:学霸

我伫立在那座宏伟的设备前。黑亮的机器冰冷地放着金属的光泽,一排排的机柜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规律排列,计算机在轰鸣着高速运行,风扇不知疲倦地旋转,蒸腾起的灰尘让我隐隐生出幻觉。穿过扎得密密麻麻的数据线,一串串编码之中,我窥得了一个人类社会。

十八世纪,工业社会的齿轮开始转动,嘈杂的机器向工人高声宣示着自己的主权。人类愕然地发现,自己创造的事物一天天地膨胀起来,几乎成为主宰。拥有情感,需要一日三餐的人不再是创造价值的最好工具,喧闹却顺从的机器才是。愤怒、恐惧,驱使着失业的工人砸烂这些夜以继日坚守岗位的“伙伴”,人性的贪婪,对利益的无尽追求却又逼迫着人类社会孜孜不倦地寻觅新技术。

是啊,人终于是超越了那些低智的机器。我欣慰地看到第一台电脑的发明,见证第一个互联网接口的开发,却在见到“阿法狗”的那一瞬,凝滞在原地。

人类跨过了信息时代。

我仰视着那台计算机。对这种没有情感,辛勤工作的“助手”的畏惧,从工业时代起,就根植在了人的血液里。冰冷的机械女生想起,震得我战栗了一下。它说:“欢迎您来到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透过那声音,我恍惚间见到一个人工智能的时代。“天河二号计算机峰值为每秒5、49亿次……”那声音渐渐隐去了,5、49亿。在我想明白这个数值究竟有多大之时,那台宏伟的设备正冷漠地俯瞰着我,默默地完成了十几亿次计算。

新的时代,人类的胜算在哪里?

清晨,天空依旧阴霾,映得地面亦失去颜色,地铁站不断向外吐着行色匆匆的人流,高耸入云的写字楼再将它纳入怀抱,如同流水线一般匀速而规律。没有人露出笑容,亦无人交谈,手机屏幕发出荧荧蓝光,连成一片深海。寂静的清晨,甚至没有鸟鸣,唯有车胎轧过马路发出低沉的呻吟。燥热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气温中透出的冷漠,是刺骨的严寒。

这是未来吗?我问自己。这几乎已是现实,亦是未来。

人工智能的力量让我们战栗,脑力劳动不断地被超越,一张张“未来十年中即将被取代的工作”的清单让公众陷入虚假的恐慌。于是,人类致力于将自己变成人工智能,正如工业社会的先辈,致力于使自己超越机器。他们像机器一样思考,追求高效率、高产值,从而培植出这个信息时代。而我们,要追求什么,方能像计算机一样?

是对指令的绝对服从,是不计后果的完美执行,抑或是媲美电脑的大脑容量?前二者似乎更容易一些,而倘若人类进化到了这个地步,支撑社会数千年的价值观必就将在“庸常的恶”中分崩离析,人类开始异化,最终变成一个个精致的元件,谈何同情心,又谈何情感?至此,人工智能真正地取胜了——它们同化了人类。

历史的齿轮不舍昼夜地前进,碾过了“呦呦鹿鸣”的自然风光,焦躁的人类尤嫌不足。我们一边频频回头,提防着幻想中人工智能的威压,一边狂奔着抛弃“仁、义、礼、智、信”的道德标准,抛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同情与胸怀家国天下理想。那些是无关紧要的累赘,是可以弃掷迤逦的负担,人类如是说:“超越计算机,才是目标。”

人类恐惧的始终是恐惧本身

我茫然地站在大街上,身边人来人往,却无一丝声响。无尽的静谧令我毛骨悚然,我拉住身边的一个人,艰难地开口说道:“您好,请问……”

我的声音淹没在了千百万个机械声音中,我惊恐地看到,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回转躯体,齐声用没有起伏的音调对我说:“欢迎!”那声音汇成一股洪流,冲击着我回到那台宏伟的设备前,它仍自顾自的重复着“欢迎您……”。

我依旧站着,金属光泽刺得我眼睛湿润。计算机还在运转,我却窥得了一个坍圮的人类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