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深处的呼唤

时间:2018-02-06 19:41:31 | 作者:学霸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汪国真《热爱生命》

下雨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滴滴答答地下着,淋湿了房屋,淋湿了过往的行人,也淋湿了少年回家的路。这雨中骑车的少年因为没有带伞,浑身都被淋得湿漉漉的。可他依旧飞快地骑着自行车,欢快地在雨中穿行。

看见远处家中浅黄色的灯光,他的心中充满着温暖和柔情。

刚一回家他便向家里宣布他考上了大学的喜讯。这对世代务农的家庭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他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唯一的指望便是这个有出息的儿子,现在儿子成为村中第一个大学生,母亲笑得合不扰嘴,父亲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家境贫寒,他的行李少的可怜,难得的是他走的那天全村的人都欢送了他。

他考上的是武汉大学,那个以樱花盛名的大学。他刚踏进校门,武汉大学的樱花就热情地接待了他。然而,他的同学却以一种轻蔑的姿态轻视他。他在那些同学眼中是“粗鄙的乡下人”,“什么都不懂的山里伢子”,“乡巴佬”……他对那些冷言冷语毫不理会,他埋头苦读,渴望知识改变命运,他知道他身上担负着的是父母和乡亲们沉甸甸的希望。

然而贫穷却让他遭遇了现实的当头一棒。一次吃饭,因为不小心,几粒米粒掉到了衣服上,他顺手将这几粒米放在嘴里吃掉了。没想到,这个在他看来再平常不过的事,却成为了他的同学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果然是乡下人,瞧那穷酸样。诸如之类尖酸刻薄的话不绝于耳,他都强忍苦水。更过分的还在后头,他们居然嘲笑他的父亲。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在教室里大声说:“不知道那个某某怎么好意思来上大学,他的父亲又黑又丑,穿着又廉价又土气的衣服,还缺了不少牙”。一群人都随他大笑起来。他们凄厉的笑声宛如一把尖刀刺伤了他的心。世界上最不能被侮辱的男人就是父亲。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死亡,也不是受刑的折磨,即使骨头被打断了,也不过是肉体的痛苦而已,而最可怕的是侮辱,把人心里仅有的那点尊严都囊出来放在地下践踏,真是不能容忍的绝望和恐怖啊。

素来温和的他头一次大打出手,那个作文Https://wWw.ZuoWen8.CoM/胖乎乎的富家子弟被他打的鼻青脸肿。他被记了大过。从此,他在学校里成了笑料。他觉得他为乡里人丢了脸。自卑犹如藤蔓一样缠绕着他,勒的他难以呼吸。这所高校里真的没有其他山里的孩子吗?不是的。只不过这些山里的孩子都小心翼翼的伪装成了光鲜亮丽的城里人,以防受到来自城里人的伤害。贫穷,果真是莫大的耻辱吗?那么,应该感到耻辱的是那些城里人。精神贫穷才是真正的贫穷。这在他心里的激烈的呐喊,也唯有在寂寥的夜对满树的樱花倾诉了。

真正让他绝望的是期末考试。那天的情景,他至今仍然记得清晰。

老师走进教室一个个宣读名次。当老师宣读到他的名次有些不自然,好半天才念出:“陈耳东,全年级第一名。”

他长舒了一口气。想起台湾作家林清玄说的话:“我们要选择全心全意默默地开花,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现在,终于是他开花的时候了。这次考试的胜利,意味着他可以拿到保送名额,迈出实现他理想的一大步。但是现实总是出奇的残酷,名单里没有他。老师不相信他的成绩。

他不停的反思自己,到底哪里做得不好。追根溯源,只是因为他是个乡下人。生命的种子或落在肥沃的土壤上,或落在贫瘠的土地上,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就因而变得不同,变得有高低贵贱和三六九等之分了吗?

恍惚中,他和他那辆破损的自行车跌倒在泥水中。又是一个相同的雨夜,但他心里没有从前雨夜的温暖。这个在雨中欢快骑车,从未跌倒过的稚嫩的少年,这一次却跌到了。一遍遍折磨他的,不仅仅是雨水,还有他心中重复的绝望。

他意识到,城市与农村的距离,不仅仅是那三个小时的车程,也不仅仅是那一纸大学通知书。这距离,远比山与山之间的沟壑更为深刻和难以跨越。他没有放弃,带着山里人的倔强和骄傲站了起来。他从大山走向城市,将来不仅要回归大山,还要让更多人来建设大山,喜爱大山,尊重大山。

他推着自行车在雨夜缓缓夜行,成功前最渺茫,黎明前最黑暗,他坚信他一定可以走过漫漫雨夜,迎来光明美好的明天。

但愿追逐理想的的年轻人的路途上,不要再有如此滂沱大雨。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