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见闻

时间:2018-06-09 13:16:00 | 作者:黄诗淇

太阳许是也要回家过年,不到六点,便慢腾腾地拖着疲惫的身子下了山。

与平常不同的是,窗外没有了平常的冷寂,而是热闹一片。记得王安石的《元日》有一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虽然眼前的是一杯温热的白开水,并不是可以驱邪的屠苏酒,但家人团聚的温馨,我已经满足了。

远处亮起了几盏星星点点的光芒。婶婶扯着我,说是要去超市给家里买些年货。我心里暗自雀跃,又可以狠狠地“宰”婶婶一顿了。

超市里亮堂堂的,挤满了人。婶婶领着我如游龙般在这人山人海中游走。当我们选好了一大堆锅碗瓢盆,推着车子跟着人流来到了出口时,却看到了这样的景象:一位身材纤弱的妇人左臂圈着三个果篮,右手提着两个果篮,在“卖果篮卖果篮”地叫卖。果篮里头有两个柚子、七个橙子,她一个人提着这些果篮,有几次险些被人群挤倒。人多了,她再也撑不住了,“呼”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地一声倒在大街上。我走近了瞧,果篮的包装纸都散了,水果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有几个都已经显现出坑坑洼洼了。我看旁人都没有要帮忙的意思,我也就缩回了自己的手,放在暖洋洋的口袋里。

突然,来了个农民工。一身不知是白衬衫还是灰衬衫的衣服耷拉在身上,头发花白,穿着的黑布鞋早成了黑白布鞋——他大概是刷漆工吧。只见他正准备用白花花的双手扶起妇人,却好似知道了自己的双手肮脏,摸着头嘿嘿地笑了。从口袋里抽出手般大小的纸巾,擦了擦手,问:“大妹子,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说着便搀起妇人,帮着她捡水果,众人见了此景,都纷纷帮着妇人捡起散落在水果。

“谢谢你啊,大哥!”那人傻笑着,“都是出来闯荡的人,不容易!”妇人圈着果篮,又去叫卖了。众人皆散了。那人也往东去了。

太阳仅存的最后一抹光辉照在那件衬衫上,那衬衫白得耀眼,白得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