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面对

时间:2018-10-23 09:25:32 | 作者:孟凡卓

第一千零一次努力将嘴角上弯,我突然发现,微笑面对,那么珍贵。

嘴角轻抿看路在脚下

第一次,本人第一次那么紧张,我不知道自己脸色如何,但我听见了自己的心跳。世间一切喧嚣:门外家长与老师的尖叫,旁边树上的鸟,全都在哨声吹响的那一刻停止。“跑跑跑”,眼中已一片血红;“跑跑跑”,脚下却似灌了铅;“跑跑跑”,握成拳头的手紧了又松;“跑……跑”,我在一片未知的迷惑下放慢了脚步。“跑跑……等一下!”我眼中的血红渐渐消失,只想躺下。

“这是在考试啊,喂,你还是男人啊?怂包!”我想到了门口声嘶力竭的我妈与我爸,还有两眼焦虑的老师。我想起了体育课后那一次次的呕吐。于是,我嘴角轻抿,绽出了一朵花:“路在脚下,终点在前,你必须快跑!”血红再次于眼中升腾,手臂开始往死里摆动,“死也得死在终点线上!”腿变得如云般轻飘,“跑,跑,跑!微笑,保持微笑!”

眼睛半眯看误会化解

他就那样站在我桌前,脸上阴云惨惨,眼神露出一丝杀机,我听见了他手指骨节的轻响。“我就考好这么一次,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你麻溜儿的就把我卷儿撕啦?”“我去!”我心中暗骂,“你嗑错药了?”但终究,我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口,只是像往常一样呲出了一口白牙,眉毛一上一下,眼睛半眯,做出了一个金馆长的蜜汁微笑。

我这一笑杀伤力着实不小,先前还一本正经仿佛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他下一秒就趴在我桌上抽,还喘气儿,我又乘胜追击,用我的魔性之声嗲不啦叽的说:“我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是我嘛!”他抽得更很了,脸上因供氧不足成了叉烧猪肉色。“大哥,我信了你啦,您别嗲了呦喂。”我继续半眯眼睛。他抽的不能自已,我一看,这人貌似真的不行了,似乎要伤害祖国的小花朵了,于是我收回笑容,饶了他了。

酒窝惊现看最后冲刺

还有不到30天,噫吁,我化尘埃飞扬,追寻赤裸逆翔,奔向六月战场。罢罢罢,我把桌肚中向外滑出的小说按了回去。酒窝生平第一次在我脸上出现,舌尖轻舔左上唇,右眉上挑:三年我都挨过来了,最后几天,何足为惧?

微笑面对,那么珍贵,横眉立刀抬头怒视傲笑中考。带着上弯的嘴角出发,我,玉树临风,无畏,亦无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