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让我来帮助你

时间:2018-10-23 10:01:18 | 作者:何铭洋

捧茶依窗边,余香留心间……

细雨丝丝,倏然下落。几声粗暴,打破了悠然的下午。我坐在公交车上,车停了,上来一位中年妇女。她两鬓斑白,脸上印刻着浅浅皱纹,流露着慈善的笑容。“下去,你的东西那么多,挡着道了!”司机冷漠的脸上划过一丝鄙视。“我只是去火车站看儿子,您就宽容宽容吧。”妇人的声音沙哑而无力。“下去!”司机冷漠的脸上突然现出愤怒的表情,吓得妇人连声诺诺,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这时,车上的一名女子叫道:“走不走啊!”顿时,车里一片抱怨之声。我站起来,愤恨地投进五块钱。司机不屑地挥挥手:“进去进去!”妇人连连对我道谢,又对着车上的人道谢。她那悲伤的神情令我不能忘怀。

公园的鲜花肆意绽放,争先恐后,亭亭玉立,都披上了久违的霞装。我正漫无目的地走着,一对母女映入眼帘。那女人憔悴而瘦弱,头发蓬乱,衣衫褴褛,怀里抱着幼小而无助的婴儿,向作文Https://wWw.ZuoWen8.CoM/路人打听着孩子爸爸的下落。旁边顽皮的孩子用石子砸她,她不知躲避,只是捂着被砸中的头,无助的眼神继续四处搜寻。路上的行人视而不见,避之不迭。我走上前去,掏出自己口袋里所有的钱,递给她。她愣着,手攥着钱,大朵泪花滚滚流下。她怀抱里的孩子看着我,那双清亮的眼睛如星星一闪一闪。

我家楼下的花坛旁,有一位老爷爷整天坐在那里,有一下无一下地摇着扇子,胡须布满嘴唇四周,眼神永远透露着无限的悲伤,仿佛在思念家人,孤寂抑郁。我每次路过,他都露出慈祥的笑容向我招手。有时,我急着回家,抱歉地看着他,看着他那佝偻的身躯在风中摇晃,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倒下,悲凉之感油然而生。后来,我见到楼上楼下的老人,都一通甜言蜜语。“爷爷您没事儿去楼下找张爷爷下棋吧!”渐渐地,楼下欢乐的笑声多了起来。

蓝汪汪的天空,云朵飘然。赠的玫瑰多了,春色满园。我更愿,爱满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