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公

时间:2018-11-06 13:34:22 | 作者:曾庆弦

其实外公的腰板很直,像劲挺的松树。年过半百,走起路来总带着风。

外公是个驾校的司机,为人和善诚实,身子瘦瘦高高的,很受人敬重。可自从那件事后,一切都变了——一个女学员错把油门当刹车,将外公撞到了几米开外的水泥墙上。当我们在病房看到外公时,妈妈流泪,外婆嗔怪,但外公却只是笑着摆摆手说:“没事儿!我身子骨硬朗着呢!”

硬朗个鬼!现在他的腰就像一把烂了弦的弓,锈得不成样子。可尽管如此,外公依然笑呵呵的,像是什么都不怕。

弟弟的玩具小车掉了,落在外公黝黑的脚踝旁。外公的眼睛瞬时眯成了两条缝,皱纹向外拉伸。我想伸手去捡,可外公却一把拿开了我的手,说道:“没事儿!”

外公两只腿站开了,随同他瘦弱的腰板一起,他的神情还是那样坦然、轻松,乐观开朗,但在这时明显变得尴尬吃力起来。他伸手去按住他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的腰,如同树被压弯,又似是多年不用的弓重上战场。外公慢慢地撑开双腿,上半身又向下弯曲,头颅都快贴到胸脯上——可他仍未拿到玩具。他现在的样子一定很滑稽吧,但他从前做广播体操都比这轻松一万倍!外公又弯了,弯了,表情因用力变得狰狞,五官都揉到一块儿。我终于忍不住大叫:“外公,你的腰承受不住的!”外公沉默了。

几秒后,他的膝盖已经微微开始颤抖,好像下一秒关节就会悲鸣着散架。但外公不服,正如同松树面对寒风那样,再老的弓也会有上阵的那天。外公咬咬牙,终于右手指尖碰到了玩具,紧接着被抖动的手稳稳接住。这时他才缓缓站起,将玩具递给弟弟。

外公又笑了,却音如蚊响:“我还可以!”

不,确实可以。我觉得此时外公的腰板前所未有的直立。即使某天外公的身体终于不行了,他的心里也有一个挺着腰板的自己,从未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