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苦的另一面

时间:2018-11-06 14:06:32 | 作者:杨雪

这一画面,安宁恬静,在心里缱绻缠绵,似一朵棉花糖坠在最心,融化成片片的暖。

“烤红薯喽,卖烤红薯喽!”我呼出一口热气,不断地用双手来回擦,哈热气,却怎么也暖和不起来,耳边苍老的叫卖声使我的思绪有了着落。我加快脚步,循着叫卖声找寻。雪地靴踩在积雪的路面上,印下一个又一个洁白的脚印,雪还在不住地下着。

“哇,好香,好暖和。”看着冒着热气的锅盖,嗅着空气中红薯甜而稳妥的香味,一种满足感使我不禁呵呵地笑了起来。炉子旁有一个老伯,六七十岁的年纪,头发上黑发稀疏,点缀着些许白雪,脸上的皱纹如菊,鼻翼也被冻得通红。我不禁疑惑,这么老的老人,怎么会出来卖红薯呢?他见了我,脸上有些局促地笑着,声音低低说:“女娃儿,要吃红薯吗?”“要!要两个大的!”我迫不及待地说道,不禁提高了音调。

“女娃儿,小声一点儿,老伯给你拿。”说完他又小心翼翼地向后张望,似是看到了什么,又安心一笑。眼里是盛不住的柔情,嘴角是化不开的甜蜜。

他戴着宽大的破旧厚手套,从炉中挑拣出两个红薯放在锅盖上,热气氤氲了视线,这下红薯的香气止不住往我的鼻翼中钻,让我口齿生津,咽了一下口水。“呵呵,娃娃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别着急,来在这儿坐一会儿。”他笑着说,指了旁边的一个凳子,我上前坐了。他也随我一同坐下,可却不再说话,只是笑着看前方。顺着他的视线寻去,那个躺椅上竟然还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她身上披着一件毯子,不知梦到了什么,眉头微蹙了下。我随口说:“老伯,她是谁啊?”老伯止不住上扬的嘴角,轻柔地说:“我的老伴啊,我出来维持生计,她也要和我一起,天气这么冷,可我拗不过她,只能让她与我一同出来了。”

不知为何,看着老伯幸福的样子,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生活如此艰辛,他却能时刻保持微笑,勇敢面对生活。原来艰辛下,有藏不住的小幸福,有能够抵御一整个冬日的温暖。

我正出神,却见老伯突然起身向前,走到老伴身边,原来是老奶的被子不小心滑落,老伯帮她重新盖好。他的动作很轻柔,生怕惊醒了老奶奶,又低头用手拂了拂老能奶额前的碎发——那是我爷爷摸小堂弟头顶时才有的温柔,有夏末杨絮的影子,也如蜻蜓点水般的轻柔。

老伯又回来,为我打包好红薯。待我愈走愈远,打开包装纸,轻咬一口,红薯的香味在嘴中弥漫开来,好甜!一种温暖洋溢四肢百骸,我不再畏惧寒冷。

原来,艰苦的另一面是幸福,是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