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爱

时间:2018-11-09 11:12:11 | 作者:林悦

如果忘了那份单纯,就会忘记那份摩挲的爱。

那年,奶奶七十多岁,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年龄仿佛是奶奶丢不下的包袱,而且一年比一年重。可奶奶从来都不会承认自己已经老去,她整天安慰自己似的对我们说:“我身板硬朗着呢。”可谁都知道,那背后藏着的,是沉重,也是隐忍。

当我稍稍大些时,记忆中您便是轻轻摇着蒲扇哄我入睡的人。我总是调皮得不肯入睡,是留恋您蒲扇上那丝丝清凉吗?

那时的我还是一个“爱哭鬼”。我哭嚷着,您的口袋里总有我喜欢的糖。我依稀还记得,那种糖,又酸又甜。我不喜欢太甜的糖,奶奶明白我的心思,兜里的糖总是柠檬味的。小时候我还喜欢收藏糖纸。如果糖纸是红色的,那么透过阳光它就会变成绿色;如果糖纸是绿色的,那它又会变戏法似的变成红色。妈妈是不希望我吃糖的,说小孩子吃太多糖会长蛀牙。于是,每当我哭嚷时,奶奶就会边哄我边偷偷地从兜里掏出一颗糖给我,做一个“嘘”的动作。我总会咯咯得笑,在惊喜中吮吸着那一抹香甜。

再长大些……

总有说不完的记忆。因为,今天所经历的美好便是明天的记忆,而记忆,是永远不会被抹杀的。

那份摩挲的爱,出现在香甜的酣睡中。奶奶作文https://Www.ZuoWEn8.Com/那只温热、因为经历沧桑而显得略微粗糙的手,摩挲在我稚嫩的背上,痒酥酥的,那是一份难以捉摸的慈爱——以至于我现在才明白。我那时总被痒得“咯咯”笑,奶奶也跟着笑,绽开了几丝皱纹,眼睛都眯起来了。终于,瞌睡虫找上了我,眼袋像被浆糊黏住了般,睁也睁不开,昏沉沉的。奶奶似乎还没有睡,在我耳边哄着我唱歌:“月光光,照地堂。虾仔你乖乖瞓落床,听朝阿妈要赶插秧啰……”那份摩挲,会在某一刻停止——而在我不经意的一个翻身或一句梦呓时,那份摩挲仿佛也像感觉到了什么,它又会继续。停止,继续……停止,继续……温热的摩挲,即便是停止了,哪怕在梦里也是一份甜蜜吧。

伴着那份摩挲,我渐渐长大,而奶奶也渐渐老了。皱纹如蛛丝般爬上了您的脸庞。可那个轻轻摩挲的手势,却还在继续,仿佛这对您是一份安慰。您总怕自己百年后再也看不到这个孙女,毕竟,我是伴着您一丝一缕的疼爱长大的。

人总是等到失去才会珍惜吗——其实并不是。它就像被紧握在手里的一团沙,不管握得多紧,它还是要流走。

那份摩挲的爱呢?

我小心翼翼地把它珍藏在我的回忆里,它不随风飘散,也不随时间老去。它用最朴素的姿态,温暖了我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