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西安

时间:2018-11-10 12:53:09 | 作者:王清

这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城市,她有不老的容颜,她有一块红色的面纱,露出的眼眸似在诉说十三朝深深蕴藏的历史。皓腕素手轻扬,芬芳依旧。

长安的清秋早晨,就与她的名字一般,长治久安,平平淡淡。俗语“民以食为天”,我裹紧身上衣服的时候,街上小摊发出的阵阵氤氲白气,将人笼罩起来。附着在镜片上,又是另一番景象。

相距200米的钟鼓楼遥相呼应,因原有的巨鼓每日击鼓报时,才得以赐名。明清时期,鼓声亦已成为人们最熟悉的声音,衙门办公和四周的居民生活都无法离开鼓声。古时一战争诗《邶风·击鼓》在战鼓镭镭,士卒长期征战之悲苦,无以复加。而最美一句流传佳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更添长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安一丝恬静。

古时击鼓报晨,击鼓报暮,因有“晨钟暮鼓”之称,时光的流逝,使人警觉醒悟。文革时期的暴乱,大量古建筑遭人为破坏,西安的两颗“明珠”也未能幸免。与鼓楼一同饱经风雨的历练,每个西安人都记得,在鼓楼之南北屋檐下,曾分别悬挂两块匾额,南为“文武胜地”,北是“声闻于天”,被摘落焚烧殆尽后,相传中国两匾只为山海关“天下第一关”与“文武胜地”。此后的缺憾却再也无法弥补。

钟楼以青砖木为主,尤是各层均饰有斗拱、藻井、木刻、彩绘等古典优美之图案,以各种走兽动物组层的兽吻在玻璃瓦屋下,经细密的阳光回射,熠熠闪光。而鼓楼之所书匾额,字大盈间,苍劲挺拔,更曾神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