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日风波

时间:2018-11-23 11:29:29 | 作者:奕胜

“李奕胜!别跑!你给我回来!”

“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去的!”我背着一个死沉死沉的书包,边跑边回头应道。

那是一个周五的下午,放学铃刚刚打响,教室里还是闹哄哄的,同学们大都还没有回家。看着这如同赶集一般的混乱场面,扭头看了看四周,真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发现荣老师不在,顿时起了歪心思。

我今天是要值日的,我要干的活说难也不难,说简单吧又不合适——我要去倒垃圾。这个活在其他人眼里应该算是很轻松的了,可我不这么认为,你想啊,以我们班生产垃圾的速度来说,半天一桶可是一点都不夸张啊。有时垃圾还经常满出来,导致后面的储物房里常常垃圾满地,一片狼藉。更加让我忍受不了的是垃圾桶里还经常有辣条的食品包装袋,这个辣条你放一会儿还好,放久了之后,它的味道与其它杂七杂八的垃圾放在一起,可真是应了“遗臭万年”这个成语。因此,我在周五时下定决心,坚决不再倒垃圾了。

我把书包偷偷地从地上拿起来,再轻轻地放到桌面上,动作轻得好似在放一个炸药,稍有差错,就会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我把要带的作业装进书包里,拉好拉链,刚准备背上书包溜之大吉,身后冷不丁传来一道声音。

“你想干嘛啊?逃跑啊!”

这道声音仿佛带有魔力,在我耳边响起的刹那,仿佛瞬间把我冰冻住了一样。半晌,我缓缓扭过头去。是了,没错,就是她!一头凶残的女暴龙!优秀劳动委员,我的二师弟——“朱八喜是也”。二师弟怕也是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了,又仿佛在她头顶上不断闪烁着的,是“劳动委员”四个金灿灿的大字,也是我这种想逃值日的宵小之辈的剋星。

我冲她笑了笑,笑容里却充满了尴尬。

“怎么可能呢?我是这种人么?哎呀!我不会逃的啦!你去忙你的吧!”我对她说道。

“你以为我会信你吗?你不逃,你背书包干什么?”诸柏希死死盯着我,看上去一点都不信我。

造孽呀!肯定是我平常骗她骗太多次了,导致她都不信我了。不行!李奕胜,你不能放弃,你一定会成功的!

我重新振作了起来,又对她说到:“你不懂,我这是想倒完垃圾就直接走啦!哎呀,你去忙你的吧!”

诸柏希听我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这才不情愿地走开了。

我看见她,心中悬着的那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我又悄悄背起书包往门外走去。我如愿以偿来到外面,我感觉这个世界都在围绕着我转动。

我高兴极了,尽管身后背了一个书包,但还是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像天边的一朵浮云,大树上的一片树叶,正随着风尽情地舞蹈呢。

我的手轻快地摆动着,迈着轻飘飘的步伐,来到了一楼。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让我非常懊悔的事情,就连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会有无尽的懊悔。我的手在摆动的过程中无意碰到了我的口袋,在这一秒之间,我脑子里突然像有一道白光闪过:我的校卡放柜子里了!

我愣了几秒,脸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上的表情开始扭曲起来,脸色臭得像一个坏了的鸡蛋。我开始咬牙切齿的咒骂我自己不断地对自己说:“李奕胜!你是干什么吃的呀!你只顾收拾作业,不知道要拿校卡吗?你把脑子忘了带,好吗!”

我当时真的是气急败坏,满腔悔恨挤满我的喉咙,只差对小狗骂三字经了。但当时架空层里都是人,又没有小狗,根本不敢破口大骂。又恨不得不取校卡直接冲出校门外算了。可是我要是不带校卡回家的话。老妈肯定又要乱说我一顿了,想来想去,还是回去拿校卡比较好一点。

我原路返回教室,每一步走得是那么沉重,迟缓,跟刚刚的轻快飘然相比,形成一个鲜明的反差。但即使你再苦,再累,生活还是得继续呀,不是吗?我只好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回教室,用外套挡着头,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回自己的座位,拿到了校卡。

正想出去呢,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哎哟!这不是李奕胜吗?怎么?良心发现啦?想回来值日,不跑啦?”

我一听到这个声音,整个人如同被从头到尾泼了瓶冰水,心拔凉拔凉的。但心里还是抱有一丝幻想:说不定,是我听错啦?

我把头转过去,定睛一看,不会错了,这血淋淋的现实,凶残的击碎了我美好的幻想。是了,又是我那魔王二师弟——诸柏希!

我讪讪地笑了一下,突然指着后门大叫一声:“快看!荣老师叫你!”

她回了回头。我立刻拔腿就跑,诸柏希也迅速反应过来,大叫一声:“李奕胜!别跑!你给我站住!”

“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去的!”我边回头边喊道,身上的书包也随着惯性在那里摆动,仿佛在迎合着我。这就是故事开头的那一幕。

我跑得飞快,但是背上的书包不允许,我又不能把它丢掉。魔王在后面边喊边追,离我越来越近,我发现我在平地是不可能甩掉她了,只好往初三教学楼那边跑。

那里原本安静的学习氛围,因为我们两个不速之客而搞得鸡飞狗跳。我俩绕着初三办公楼跑来跑去,一会儿上楼,一会儿下楼。渐渐地,我的体力开始不支,二师弟也是如此。

最后我来到了阶梯教室这里。我发现这里没有灯,黑漆漆的。从门口一进去还有块好大的黑布。我顿时心生一计,钻了进去。留给我的时间不多,魔王马上就要追过来了。

我把门半掩,把那块黑布拿了起来,心想:“只要她敢进来。我就把这块黑布套在她头上,趁乱逃出去。”

近了近了!我能清楚听到她的脚步声,以及喘气声。我屏住自己的呼吸,手心里全是汗。她进来了,第一反应是先往右边的门后面看了一眼。我心想:“这个是个绝顶的大好机会呀!你看。她现在背对着你,只要你把这块黑布盖他头上,你就绝对能跑出去了。”可是最难办的一点就是她是个女生。如果是男生,我绝对二话不说就把他盖住,说不定还会踹他一脚让他滚到地上去……

可惜啊,没有如果,她就是个女生。

我只好放下了手中的黑布,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