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心中的那份思念

时间:2018-12-13 11:20:02 | 作者:陈欣月

我坐在海边的小吃摊上,吹着夜晚的凉风,风夹杂着一些淡淡的咸味,扑在我脸上,我看着被月光照得银白的海浪,看着与千里外的家乡不同的风景。

小吃摊里很热闹,各种杂音并没有影响我的心情,而我只是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突然,我的目光被两个孩子吸引住了。

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坐在椅子上,双手抱着手机,父母将盘子里剥好的虾,一口一口地喂给孩子,似乎是孩子的游戏输了吧,孩子一把将父母的手打开,筷子上夹的虾掉在了地上,父母只是摇摇头,叹了口气,自己吃自己的了。过了一会儿,孩子似乎又饿了,又嚷嚷着要吃东西,母亲只好再点了一些吃的,继续重复着。

而另一桌上的一个孩子,桌上堆了很多虾皮,但他的碗却很是干净,父母不断向他招手,说:“我们不吃了,不吃了,你吃吧,我们吃饱了,你看你自己都还没吃呢。”孩子这才将一只剥好的虾送进嘴里,但那已经是最后一个了。父亲似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乎伸手还想再向服务员要些,却被孩子制止了,他们将桌子上的饭都吃了个干净,就笑笑闹闹地走了。

而这一边,桌子上有不少的虾壳,盘子里也剩了不少的虾,一家人,无声无息地走了。

我看到这不禁想起了儿时,也如此对待过父母,也如此与父母笑过闹过,但却因为一时的赌气,离开父母身边来到这里,很是懊恼。现在我还记得,冬至那天,因为我是住校生的原因,回不了家就吃不上家里的饺子。那天特别的冷,有零下多少度吧,还下着鹅毛大雪,那被雪花装饰成圣诞老人的父亲,那热到炽手的铁饭盒,那盒有妈妈的味道的饺子,使我永远无法忘记那样一个独特的冬至。

晚风吹过,看着眼前的爸爸妈妈们牵着孩子走过,留在心中的那份思念,似乎像火山爆发一样猛烈,我颤抖地掏出手机,拨打着那个熟悉的电话,电话接通了,一阵漫长的沉寂,我捂着嘴,任由泪水打湿了我的眼睛说:“爸、妈,我想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