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很简单

时间:2018-12-14 11:31:50 | 作者:郑佳彤

窗外风是依旧,心却仿佛淡然。直面命运的摆弄与拉扯,蓦然转身回首,一切开朗豁然。

——题记

命运道路上,满是奔向各自目的地的人们,或行色匆匆,或满身疲惫;面对命运,或抚膺长叹,或步履阑珊。

杜甫曾在《宿府》中写道:“已忍伶俜十年事,强移栖息一枝安。”他忍受困苦,颠沛流离十年,却只能勉强“栖息一枝”,暂借幕府偷安,命运当真好难!

夕阳向大地洒下最后一篇余晖,渲染出最耀眼的金色。

于我,成绩上下行走徘徊。特长,勉强学了几年民舞,拿了张证书,却连最基本的动作都已经不会了。不住有些迷惘,命运当真好难!

夕阳已经渐渐落下,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半个月牙儿若隐若现,洒下淡淡的光亮。

曾经有只蜗牛的梦想是要看到山那边的大海,可是老鹰告诉它,以这样的速度,它得爬二十年。二十年啊!我能活这么久吗?蜗牛退缩了,可这毕竟是蜗牛的梦想,于是它日思夜想,最终抑郁而死。命运当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真好难——将它狠狠压倒。

命运的手,总是给予我们同一件事的无数可能的“正负性”。或许在顺境中我们更容易成功,但当我们回首变换角度,将这逆境的“负性”转化为“正性”,迎刃而解,也并非如此之难。

天上,月亮儿已从云间飘出;窗内,依旧如故。这残缺的月亮,如同你我人生——

命运俨然存在,予我们生命一道撕裂的伤口,却恰恰令弧线成就了清灵的月牙。我们无法否定,却可以改变视角与心态。这并不是无法抗拒的宿命,因此,一切简单了许多。

试想,如果蜗牛没有被命运给予的巨石吓倒,是否早已成功摆渡到大洋彼岸?

我们无须赞美、无须企盼命运的不公与冷遇,但必须注视着它,以各种角度注视着,即使眼看山穷水尽,仍要想到会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命运霎时豁然开朗。

不临渊羡鱼,不咒命运以痛吻我;我退而结网,我仍愿报之以歌。

扭转命运当真好难?蓦然转身回首,一切开朗豁然,一切其实很简单。